第二百六十章 知身份又生变

听完这番话,秦湘心中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嗟叹。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韩云霄的去向,总算是可以暂且安心了些。

但旋即,她的脑海中闪过黑脸汉子的语句,稍怔了下,又不可置信道:“你说他是……大将军?”

黑脸汉子克制的看了她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属下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韩东家就是大名鼎鼎的虎威将军。”

虎威将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西延的大功臣。昔日西延遭逢灾年,民不聊生,又有外敌滋扰。可就是这位虎威将军带领着一干连饭都吃不饱的将士,拼死守住了国门。

倘若没有虎威军,如今的西延早就被外族瓜分干净。如今的百姓尚且能够回忆起几个有关虎威将军的故事,知道当初没有饭吃,他便带领将士们在山林里设下陷阱,捕捉野兽。也会挖掘草茎、摘取野果,就这样生生的撑了三年。

可后来西延大胜,将军卸甲之后,便一去不复返。

有人说,虎威将军是上天赐下来拯救西延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大功臣。甚至在民间,也有人编了顺口溜,就是为了纪念这位将军。

黑脸汉子提到虎威将军是满满的感慨,当初要不是他家里遭灾,他也不必跑到这边来讨生活。只是后来西延大胜,他再回到乡里,他的爹娘早已不在,整个村庄也被屠戮。被一场大火付诸一炬的残垣断壁,让黑脸汉子再也无力承受,这才离开家乡,多年不再提及。

此刻见秦湘怔住,也是心有所感。

看来韩将军藏的太深,也实在不想被人找到,竟连枕边人都不知道他的过去。

秦湘哪里是因为这个,她只是忽然想起究竟在哪里听过虎威将军的名字。

当初在京城的时候,她和韩云霄在客栈时,闲聊时曾提到过一位将军。因为皇帝猜忌过重,一直认为虎威将军功高盖主,总有一日会对皇位有威胁,便数次陷害。将军忧心自己的存在连累同袍,便在一个夜晚悄悄离开。

她当时还感慨过,也悄悄腹诽过帝王历来如此。

那时,她还暗道韩云霄提起皇帝的言语很是鄙夷。如今再回忆起来,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没想到他竟是将军……”

黑脸汉子便问:“东家可要给将军寄去书信?”

“战事要紧,我就不去打扰他了。”

话虽如此,可秦湘的心中哪能不惦记。知道韩云霄是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可心中的担忧又不会因为这些少个几分。

战场上刀剑无眼,难怪他身上会有那么多的疤痕。

收到这消息,秦湘的心情都低落了几分。

这日,还没好好巡视,早早便回了家。

两个小团子也不在家里,他们除了要和王老太太一起学规矩,平日里还要跟着夫子念书。

这几日雪天路滑,夫子年纪也大,秦湘本是打算将人接到家里来。可对方以府中只有女眷为由,说什么也不肯。秦湘无奈说他迂腐,但也承了对方的情。现在韩云霄不在,这府中要是多了个外男,难保不会有人说闲话。

于是,就变成了孩子们每日去夫子那儿,偶尔还会留宿。反正家中有马车,王三郎赶车的手艺也不错。只要慢些走,也不会出什么事。

听了这些消息,她困倦的很。也不管一身衣裙是否精贵,和衣便上榻,很快就睡熟了。

等到再醒来,已是黄昏。

外面乎乎的风声,如魔鬼般哭闹不休。

秦湘按了按闷疼的额角,感觉胃里也不舒爽。

“果真是睡的太久了。”

吱呀——

房门被外轻轻推开,小雨探身进来。

“东家醒了?”

“有事?”

“刚刚有人从西京带了信儿来,我把人安排在花厅了,东家可要见一见。”

西京出了什么事?

秦湘赶快换了衣裙,匆匆往花厅去。

送信的人她认识,正是化妆店里的小伙计,名叫老山的。

“给东家请安了,掌柜的托我给您送一封书信来。”

对方态度急切,不等她反应,便从怀里掏出一封还带着体温的信笺。

“请东家看过后再做决定。”

信很厚,秦湘看了一会儿才看完。

“这是青苗托你送过来的?”她问。

“林掌柜唯恐有人会阻拦啃吃鸡的伙计,便托了掌柜的。”老山皱着眉又说,“路上的确有艰险,与林掌柜的担心不无道理。幸亏对方要捉的是啃吃鸡的人,小的这才侥幸过关。这一路上小的日夜兼程,总算不负所托,将信送到了东家手中。”

“来人,先安排老山去休息。”

“可东家……”

秦湘摇摇头,对他温和一笑,“你去歇着吧,此事我另有打算。”

等人走了,秦湘才看向小雨:“我所料不错,陈家果真是为了啃吃鸡而来的。青苗说这段时间,总有人在铺子前倾倒腌臜之物,搅的客人不愿意登门。便是有人进了铺子,也有地痞盯着。她报了官,也是不了了之,最近还出现了有人吃了啃吃鸡的食物腹泻的事。”

小雨一听,又惊又怒,“这些卑鄙小人!如此手段,除了膈应人,让咱们知难而退,他们倒是不费气力。东家,咱们必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否则岂不是任人宰割。”

“你说的不错。只是陈家此刻用手段,为了逼迫你我就范,却没有道明自己的目的。我之前猜测,他们是为了啃吃鸡的铺子,如今看来,他们肯定还有更大的谋划。”

离开西京前,秦湘便已对林青苗讲明,也派了人盯着陈家的动静。如今出了这种事,倒也在预料之中。只是青苗还是写信来求助,秦湘便知道此事不简单,必定不是青苗可以解决的。

“收拾下,我们即刻北上。”

“好嘞。”

待小雨离开,秦湘这才疲惫的喘了口气。

“还真是一刻都不容人消停。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她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谁让我就是天生劳碌命。”

夜间,小团子们回来,得知秦湘要去西京很是不舍,纷纷央求着要跟随。

但这次可不是去游玩,谁知道陈家会不会对她的两个孩子下手,秦湘说什么都不答应。不仅如此,这段时间也不让他们去学堂了,只管把夫子接到家中来,还派了护卫守候。

“娘要去打怪兽,你们留在家里好好念书,可不准丢了娘的脸。等娘从西京回来,可是要检查的。”

秦湘看了看韩子言,又说:“你是哥哥,要懂得照顾妹妹,保护妹妹,知道吗?”

韩子言郑重的点着头,拍着胸口保证:“我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

她又看向韩彤彤,“哥哥要念书,还要照顾彤彤,你一定要听话,也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韩彤彤眼睛亮亮的,撅着小嘴说:“我才不要他保护,我自己分明就很厉害。哥哥学功夫,彤彤也要学。”

秦湘一向喜欢孩子,何况这俩小的懂事又乖巧。

要说她前世唯一的遗憾不是没有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也不是所谓的找个好人嫁了,而是没有当过母亲。

如今,她儿女双全,幸福。

她从来不觉得在工作上要强的女性就该舍弃家庭,当然这也不是被人唾弃她没出息的原因。她非常尊重职业女性,她们辛辛苦苦的打拼,还能兼顾家庭,实在太了不起了。

在前世,秦湘没期待过婚姻。她甚至考虑过,等到她年纪大一点,就去收养一个孩子。

她将对孩子的爱,都投注到这两个小的身上。她不图他们将来给她考个状元回来,可多读一点书,多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总没有坏处。知识才是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她希望他们能懂这个道理。

“娘亲相信你们。彤彤想学武也成,娘亲给你也请个武师傅回来。”

教导韩子言的师父擅长外家功夫,他身强力壮,是个标准的肌肉猛男。彤彤还小,秦湘可不希望她将来长成一个金刚芭比。

“该交代的,娘已经交代清楚了。娘明日就去西京,家里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们要听大人的话,不准乱跑。”

第二日一早,即便秦湘再不舍得,也得上路了。

此去西京,等待她的不是繁花似锦,而是阴谋诡计。

但即便前途遍布荆棘,她也不怕。要是还没见到敌人就开始怕了,她今后就一直怂着吧。

西京距离府城不算远,快马加鞭不过一天一夜。

头一次去找老匠人的路上,秦湘不会骑马耽搁了不少时间,回来后她可是好好找韩云霄学了御马术。

如今她的骑术便是御马好手,也要诚心赞叹的。

入城时,天还未亮。

秦湘先去了西京的别院休息,一天一夜没睡,她实在疲倦。

等到天亮后,林青苗来访,她便迅速的爬起来。

“东家。”林青苗脸上没有半点愁色,反倒是有一种跃跃欲试的表情。“我已派人盯紧了陈家,只待东家一声令下。”

“不急。他们对啃吃鸡做的这些龌龊事,所图不小。你回去,便故作愁色,他们迟早会上门来。”

“如此就够了?”

“无需做太多。等他们联系你,你再来找我。”

“好的,我省的了。”

林青苗离开后,秦湘也没闲着。她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坐上去京城的马车,拜访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金瓷。

“方才听下人来报,是秦东家来访,我还很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