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硬闯

帝都劫 文出其羽 3325 字 10天前

“嘿!我看你这个小姑娘就是欠教训!”

大门右边的提卫登时怒了,伸手作势就要打韩玉一嘴巴子,当然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可能真的打面前这样一个娇小的女子,只是吓唬吓唬她,让她别在门口蛮横无理地叨扰。

没成想,韩玉却当真了,她霎时间以中指捻拇指,翘起无名指、食指、小拇指,做拈花式,步履前趋,身形微低,朝那大门右的提卫腹部攻去!

韩玉突然发难,势如疾风,指若迅雷,那提卫根本防范不了,他也完全没有料到,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会有如此精湛的功夫,手足无措间,他的肚子硬生生地挨了这一击。

那提卫感觉自己的腹部如被一根混钢铁棍所捣般,将自己的小肠、大肠齐齐搅拌,喉咙一甜,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往后飞去,结实地摔倒在大院里。

“你这姑娘怎能如此······”

左边的提卫顿时惊怒交加,正要拔刀驱逐,还未等他抬脚,韩玉形如鬼魅似的逼近其身,左手化掌,“呼”地砸向他的胸口,那提卫也是“噗嗤”一声,口中吐血,往后倒飞。

门右的提卫见情况不对,心想,此女子定然来者不善,便大喊道:“警戒!警戒!有人硬闯府内!”

还未及他说完,韩玉又是身形晃动,欺近其前,一巴掌甩了过去,将此提卫再次打翻。

右门提卫直感自己的脸像是被铁板所拍一样,立时就红肿鼓起,眼冒金星,脑袋懵了懵,昏厥在地。

提卫府内有数十名提卫早已闻讯赶来,刚刚的情景也映入他们眼帘,皆怒意横生,其中有十个人按耐不住,齐齐拔刀,将韩玉包围在中央。

“怎么?你们这群大男人,还想群起对付我一个弱女子吗?提卫府的人就这般不知羞耻,”韩玉浅笑,露出一对小酒窝,“看来,必是你们卫长教导无方,武功都松懈了,才会只打了两个人就这样害怕我,啧啧,这样下去的话,过不了几年,朝廷就要裁撤你们喽。”

“小丫头,胡说什么呢!”有个年纪较大的提卫呵斥道。

“你有本事打进我们府里的人,能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吗?必是贼人派来作乱我府的!一起打你又怎地?”一名年轻的提卫也喝道。

提卫们在听说萧崇光是被榴花宫的门人的有毒暗器所伤后,对女子警觉更胜以往,韩玉不合时宜地此刻闯入,正触他们那根绷紧的神经。

“跟她费什么话,待我们擒住后,再细细审问!”

另一名痩些的提卫叫嚣地大呼,众人觉得有理,便一拥而上,欲活捉韩玉。

“这怎么行!”

季筠见提卫们围攻一个小女子,正要出手阻止,身边的陆云升伸手拦住了他:“季兄,你不知道,上次我们去找你的路,与她发生了冲突,功夫不错,能和萧兄战好几个回合,我们且看看再出手也不迟。”

“可是,十个男人打一个小姑娘也太······”

“没关系,你要相信她应付的过来,况且,”陆云升冷脸看着不远处的韩玉,打断季筠的话道,“她可是会榴花宫的武学。”

“这······”

季筠虽于心不忍,但看到郭霆也一脸严肃,想来云升所说不差,便微微叹了口气,停下来驻足观战。

众人挥刀齐上,寒光凛冽,杀气陡升,迸发出浓烈的伐戮压迫之势。

韩玉嘴角泛起冷笑,身形瞬动,如同幽魂般移至那么叫嚣的痩提卫的面前。

那提卫就觉得眼前花了花,那女子就一下子近在咫尺,差点骇破肝胆,手中刀是往前,根本来不及回防,但见韩玉抬手一掌,击中痩提卫的又肩胛。

痩提卫右臂和前胸一阵通体**,如遭雷击,仰头而倒,捂着右上臂哇哇大叫,他的手臂已经断了。

其余的提卫被此变故惊得立即顿足,不敢前进。

韩玉趁此机会,“嗖”地再次晃身,但见人影瞬移,“呼”地一道拳猛然捶向那年轻提卫的门面!

那提卫哪里来得及自保,他的鼻梁硬是受了这一拳,还未等他的鼻子传来痛觉,腹部同时间被另一拳所击,他“哇”地呕出一口血,匍于地上,不断咳嗽,鼻血也流淌了下来。

“踏雪无痕,千里失迹。这飘花步法果然厉害。”陆云升叹道。

郭霆也诧然不已:“她这移形换影的身法,强过我的轻功数几倍。”

“如此,这女子果真是榴花宫的弟子。”季筠眼眸微缩地沉声道,“太好了,正愁找不着,现在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郭霆疑惑道:“不对呀,榴花宫是以‘清修质朴,绝与红尘’为宗旨,可是你们看,这个叫韩玉的女子衣裳华丽,绮罗珠履,面色红润,精神饱满,哪里像上山静修的出家人?分明就是一位富家出生富贵的小姐千金。”

“也是,”陆云升点点头,“我们与她发生矛盾就是因为我们运内力而行,走得太急,致使萧兄踩坏了她的昂贵的衣裙。”

“莫非是榴花宫的俗家弟子?”季筠猜测道。

“呼,也许吧。”云升长吁了一口气道。

三人说话间,韩玉已再借身法击倒三人,其他五人见状连连后退,不敢与之交手。

未曾出手的一名提卫大喊:“兄弟们,难道我们提卫府的人还拦不住一个臭丫头吗?大家伙一起上!”

“好!”

观战的众人纷纷响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韩玉笑着高声道:“来呀!姑奶奶可不怕你们!”

“住手!”

正当其他提卫要动手之际,陆云升三人快步而出,出声阻拦。

受伤的痩提卫艰难地单手爬起来,看着云升,指着韩玉道:“陆头儿,她······”

“我都看见了。”陆云升挥挥手打断,然后看向众人,“你们几个受伤的先退下疗伤吧,弟兄们也都散了吧,这位姑娘我们认识,此事我自会处理。”

“喏!”

众提卫向陆云升躬身叉手施礼,而后便各自退出大院,回司己职。

陆云升向韩玉抱拳道:“韩姑娘,最近我们提卫府在办案,所以我的这些弟兄最近精神有些紧张,无礼之处,还望见谅。”

“不敢,本是我自己硬闯进来,要说失礼应该是我才对,”韩玉也谦谦回礼,“但也因为的守门那两个汉子太固执了,入府招人都不让进。”说到后面,韩玉还嘟起了小嘴。

云升笑道:“因为以前进出我们提卫府的,都是些像我们这样的粗俗汉子、官吏僚臣。而韩姑娘你年方十八,青春美丽,清新脱俗,我那两守门弟兄都看呆了眼,自然不敢让你随便进。”

韩玉听人夸赞,内心欢喜,不由得脸颊泛红嗔笑道:“你还挺会说话的嘛,想必是天天晚上外出风流,勾引少女吧。”

“哪里哪里,我可没那闲情逸致,韩姑娘,快,里边请。”云升笑道,然后作了个“请”的手势。

韩玉说了个“好”字,便蹦蹦跳跳地往大厅走去。

东都东市东华坊青玉街巳正

宋铣着华贵的衣袍,端坐在高头大马上,神情严肃。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挑着一担担大红木箱子的宁王府家仆。

很明显,他这是要前往赵玉恒府上,向赵家小姐求亲的。

“宋铣兄!”

这时,他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讳,眉头一皱,回头望去。

要知道,皇家之人的名讳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乱叫的,否则,必犯忌讳,遭到重罚,就连朝中老臣都只敢呼其为宁王殿下,所以,只有与皇家亲近之人才能用此称谓。

宋铣一看,只见一名身穿暗红色绣刺黑蛟纹饰长袍的少年,骑着黑色大马,脸带微笑朝自己招手,不一会儿,就奔直面前。

宋铣见到该少年,面露喜色道:“少晨!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来的东都?”

那黑马少年笑道:“昨晚凌晨时分刚到,一早就听说你要太子殿下争亲,不错不错,勇气可嘉。”

宋铣闻言叹息道:“唉,我与皇兄尊贵不一,还不知道赵大人会如何选择。”

原来这名黑马少年名叫薛少晨,是青州唐王薛益的独生子,所以,不少人都叫他小唐王。

唐王薛益是楚国的五大异姓王之一,开国功臣薛礼之后,开国皇帝赐予王爵,并允许世代子嗣袭位,一直传到现在。

薛少晨年纪不过十九岁,面如冠玉,眉清目秀,五官精致,貌若潘安,玉树临风,威风凛凛,面容如女子般白皙,是一个令男女都艳羡的美男子。

大楚王朝以武得天下,所以人人尚武,薛少晨也不例外,他十岁就投身在天下三大门派之一的玄音寺,以俗家弟子的身份习武,练就一身的金刚降魔神功,武学高强。

薛少晨道:“这次回来,一是为了冬祭,二是为了看望你们,没想到,今日刚好就有大戏。”

原来薛少晨小时候曾在东都住过一段时间,和皇家几位皇子、公主非常要好,即使后来回了青州,也常常通书信,逢年过节就回来与皇子和公主们相聚。

宋铣暧昧地笑道:“得了吧!什么看望我们,什么有大戏,你分明就是想我那婉儿妹妹了!”

少晨闻言脸上顿时羞红了起来,然后道:“听说婉儿妹妹过来帮你,怎么没看见她?”

宋铣说:“婉儿说是去找帮手了,你待会儿和我进赵府等等吧。”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