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四章 再逢知己化乾坤

问道红尘 姬叉 2759 字 1个月前

居云岫看着秦弈的眼睛,秦弈平静对视。

两人的目光都渐有涟漪。

居云岫知道秦弈不是挑好听的说,那种心情是真的。

因为秦弈本身不是爱好音乐的人,只是有兴趣、兼修身养性之用。两人知己,不是知音乐绘画本身,而是知其意。

这样的秦弈,他有兴致的时候自己画个画作为某种记录之用,还属正常,没事抽个笛子出来吹曲子恐怕有点强行装了,没吹才正常。

除非有人一起。

那便只有她居云岫,从一开始秦弈学这些,就只是为了与她相和而已。

想到这里居云岫也有点小小的得意:那根棒子懂什么风雅,哼。

不过……

“以前你学这些,是为了心静。我觉得你如今无需这些,也已经静下来、慢下来了。”居云岫问道:“是我的错觉吗?还是因为无相圆满了,自然如此?”

秦弈抬头想了想:“是无相之途需要如此。若不是九婴搞事,害得我必须应对的话,我很可能呆在一个地方百年不动,彻底慢下来,看看身边的烟雨,山间的云霞,弹一曲流水,泡一壶清茶……”

清茶:“……”

秦弈伸手揪了揪清茶脑袋上的呆毛,笑道:“师姐当年点化清茶,心中所思就是如此吧?”

居云岫偏着脑袋笑道:“你的无相之途,竟是我晖阳之途,丢人。”

“这其实是一以贯之的道途,不分境界。我如今重拾,不过回首。”秦弈继续揪呆毛:“感觉道途也就这样了,不知太清要如何印证,不过我觉得只要没人来打我,不太清就不太清也没啥大不了。”

居云岫失笑:“我倒是觉得,你继续这样的心境,自然而然就会太清。”

秦弈继续揪呆毛:“也许。”

在他看来好像揪清茶的呆毛比太清之途的讨论更重要。

清茶终于炸了:“臭师叔你在摸什么啊!”

秦弈乐了:“你的呆毛能笔直地立着不会垂,好可爱啊。修仙真好。”

“啊啊啊!”清茶转头去咬他的手。

太气愤了,师叔不在被师父欺负,以为师叔来了会拯救可怜的清茶,结果除了摸呆毛啥都不会。

秦弈便且战且退地和清茶打猫猫拳,乐呵呵的。

“噗嗤……”居云岫终于笑出了声。

说他变了很多吧,气度确实变化挺大的,有那么点领袖群伦的味儿,也有点渊渟岳峙的气场,可实际上他从来没有变,再回首也好、赤子不忘也罢,他还是他。

秦弈一只大手抓住清茶两只小拳头,清茶抬脚一踢,踢不到,又一踢,还是踢不到,气得大哭。

秦弈忙哄:“别哭别哭,清茶乖,给你吃这个。”

说着递过一个小玉瓶,清茶泪眼朦胧地抽吧着鼻子:“这是什么?”

“北冥的冰凛晶髓,凝成的一滴清露。”

居云岫微微动容:“好东西。”

秦弈笑道:“对植物或许挺好……话说清茶被建木汁液改造过身体,怎么修行还是这么慢?我可不舍得她寿算到了,又变回一片再也无法点化的茶叶。”

清茶一把抢过小玉瓶,抱着不哭了,眼珠子滴溜溜的。

居云岫美眸在清茶和他身上转了好几圈,终究没说什么,只是抿嘴笑道:“清茶五蕴已开,具备了修行能力,不像当初始终是个琴心丫头不能成长。如今既然能腾云,便能晖阳,能更高,只要你我多关注……便是笨了点,还是有救的……”

清茶道:“我不笨。我画画可好了!”

秦弈招招手,清茶凑了过来,秦弈便附耳道:“最近有没有画本子?”

“画本质,有啊。”清茶道:“我画了师父的……”

秦弈狂喜:“给我看看……对了不许给别人看。”

“没有没有,只有我自己看过。”清茶偷摸摸地从裙子底下掏画稿。

一只纤手伸了过来揪着清茶耳朵,随手丢进了白玉桥下。

一声惨叫传来,一片茶叶晃晃悠悠,随水而流。

秦弈缩头。

居云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说前段时间画了画,给我看看。”

秦弈坐到她身边,取出了前些时日在小城隐居时画的东西。

居云岫接过,一张一张看了下去。

一开始还只是微微颔首,觉得秦弈画得不错,神形皆出,深得画道三味。

可看着看着,就渐渐出神。

她感到了“灵”的味道。

也就是书仙之书、她的画,都能具备的某种灵性,也是具现化的前提,在她们的特殊术法运作下,可以具现。

但秦弈这灵……让她觉得有些区别……

似乎具现不出来……但不知为何,有种大道本源在其中缭绕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甚至能反过来对她的画道有些促进作用……

让流苏瑶光来看这些画,都未必有居云岫的感触,这就是对口。

“你这些画……似有很高的道境在其中,让我觉得像是太清之物。”居云岫梦呓般道:“这真是你画出来的么?”

“是……那些时日,有些道境,自己也说不太分明。”秦弈有些遗憾地道:“本来离开小城,想去妖城继续的,可惜九婴屁事多,终究把这意境冲散,如今想寻回都难了。”

居云岫出神地道:“既然已有过,或许还可得。你还想画些什么?”

“事物。建木啊什么的……”秦弈道:“等画得差不多了,我还想写。”

“嗯?你图中不是已有配字么?”

“不一样。我是在回顾此生所见,那些字属于图解说明而已,还算是属于画的部分。”

“那你的意思……”

“既然是回忆整理,那么回忆之中未必都是人物事物,还有些别的……”秦弈道:“比如所知之道,就像这仙宫万道?我会一条条去写一遍,对所知所得做个完整的梳理回顾,我的太清之途,应该要在这上面去找。”

居云岫定定地看了他一阵,忽然道:“等你做完这件事,把它们与此山河画界融合在一起,可否?”

秦弈随口道:“没问题啊,话说如果真那样做了,那也就是此画的太清之变了吧?”

居云岫微不可闻地自语:“太清?不不……不止……”

秦弈没听清她说什么,被她说到这山河画界,心思也转到这里,见画卷之中隐隐浮现的血色,连画中场景都被遮没了。忍不住问:“左擎天搞不定?”

“嗯,他太强了,这血戾之威,已经把整个画界山河摧毁了好几次了……亏得这只是画……”居云岫的目光落回画卷上,有些苦恼地道:“若按常规祭炼方法,我或许需要一个长期闭关,专门做这件事才行……可如今的形势合适么?”

秦弈抽出狼牙棒:“我捅他去!”

居云岫哑然失笑,都想起了当初折腾封不戾的场面。

“左擎天可不是封不戾,你这样隔界对他几乎没意义,即使是封不戾,当初也是棒棒乾元之后魂力冲击而成的,不是靠你棒子乱捅。”

“那我也魂力冲他去,我现在修行比他高。”

居云岫美目流转,轻笑道:“能传入画界的,不仅是魂力,还有声音。你不是说欲奏笛子无人和么?如今我在。”

某种意义上,这话都有点文青版求欢的意思了,你要琴瑟合鸣无人和,如今我在……当然这意思极为隐晦,面上怎么听也就是个要求合奏一起对敌的意思。秦弈听得心痒难搔,却不得不配合她一下,我们只是为了音乐对敌,确信。

秦弈取出云岫笛,横笛于唇。

居云岫脸颊微红,低头不去看他,取出七弦琴。

这眉来眼去的脸红心热之中,一缕清音骤起,惊破了画界之中的血色苍穹。。

————

PS:昨天下午本想午休一下,结果睡死了半夜才起来。这章补昨天的更新,今天还有两更,下午和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