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九章 臣妾向陛下讨个人

权倾南北 然籇 2158 字 11天前

尉迟炽繁在李荩忱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笑嘻嘻的说道:

“这两天贞儿的胭脂还没有吃够么,又要来调戏妾身。”

“调戏一下不好么?”李荩忱反问,旋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嗯,好香啊,不对,怎么感觉还有一股醋味?”

吃醋是什么意思,已经是李荩忱很早之前讲的一个典故了,虽然典故的男女主角现在才不过总角之龄。

“吃贞儿的醋,妾身还不至于,”尉迟炽繁不由得一笑,抬起手打量了一下,感慨道,“妾身老矣。”

李荩忱的手从她的腰肢缓缓向上:“朕怎么没有觉得,你看,没有一丝赘肉,该挺的地方也很挺呢。”

李荩忱这么一动,尉迟炽繁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靠在李荩忱的怀里,吹气如兰:“陛下,快要到了,别这样。”

李荩忱并没有再动,只是轻轻握住她的手。

纤细修长,白皙的很,而且没有什么褶皱。

毕竟也还没有三十岁呢,只能算是一个标准的少妇。

“内府已经有了自己的监察机构,”李荩忱缓缓说道,“房彦谦不靠谱么?”

说到吃醋,李荩忱当然就想到了房彦谦。

“刚刚起步,也就是能针对洛阳周围的内府机构排查一下。”尉迟炽繁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李荩忱分开她的手,亲自帮她按摩,让尉迟炽繁舒服的轻轻哼了几声。

“慢慢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李荩忱笑道,“朕之前考察过房彦谦,此人应该还是有真才实学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奈何独木难支。”尉迟炽繁径直说道。

李荩忱怔了一下:“这是变着法儿的找朕要人啊。”

尉迟炽繁眨了眨眼,娇声道:“陛下圣明。”

“圣明你个鬼,”李荩忱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想要招人,自己去和书院那边谈合作,定向培养一些人才就是了。”

尉迟炽繁登时抱住李荩忱,笑嘻嘻的说道:“陛下不开口,妾身也不好直接说嘛。”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朕等会让秘书监拟旨就是了。”李荩忱有些无奈,“你们要记住,内府的老大是朕,朕要求各个书院和内府展开合作,谁敢说一个‘不’字?”

李荩忱当然明白,书院是内府所开设,现在虽然外廷也参与进来,但是至少内府作为先来的,依旧对书院有着外廷无法替代的影响力。

这反而导致内府不太好意思直接从书院中引进人才。

未免给人一种监守自盗的感觉,也容易引起外廷的非议。

所以尉迟炽繁才来拐弯抹角的求李荩忱。

陛下开了口,那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李荩忱低声说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不需要犹犹豫豫的,内府是朕一手缔造的,需要什么则朕自当满足什么,不然的话内府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尉迟炽繁柔柔答应一声,在无数内府官员们眼中杀伐果断、不怒自威的贤妃娘娘,此时温柔的如水一般。

她的手臂缠上李荩忱的脖颈,凑到李荩忱的耳边,低声说道:“妾身斗胆,还想向陛下讨一个人。”

李荩忱眉毛一挑:“什么人?”

“一个小男孩,”俏脸上也忍不住泛起羞色,尉迟炽繁呢喃道,“只有陛下才能赐给妾身。”

尉迟炽繁的声音绵柔旖(*)旎,飘到李荩忱的耳朵里,直接勾动心弦。

要不是老夫老妻,李荩忱此时恐怕连灵台最后一点儿清明都没有了,管他是什么地方,难道天下还有什么人能够阻挡住陛下和爱妃天雷(*)勾动地火?

“等晚上。”李荩忱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这是尉迟炽繁最大的心结。

“其实女儿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你看晋陵现在多懂事。”李荩忱低声说道,“朕绝对不会因为是女儿还不是儿子就嫌弃谁。”

“可是······”尉迟炽繁低声说道,“女儿终归还是要嫁人、要相夫教子的。”

李荩忱不由得一笑:“谁说朕的女儿就必须要躲在深闺之中?朕的妃嫔能够在外面支撑起来这么一片天,难道朕的女儿到时候就不能做些什么嘛?繁儿你也是执掌内府的人了,做书院之山长、做医院之院长,女儿家难道就比不上男儿家么?”

尉迟炽繁一怔,旋即微微低头:“是妾身想的狭隘了。”

“不,是你们所有人都想的狭隘了。”李荩忱张开手臂,“女人和男人一样,以后都会是我大汉的栋梁。分工不同,有的需要心细的活计,不就适合于女人么?更何况朕的女儿,亦是天之骄子,只要好生培养,自然能够独当一面!”

“陛下!”尉迟炽繁轻轻呼了一声。

“怎······唔!”李荩忱瞪大眼睛,嘴已经被尉迟炽繁火热的唇堵住,豪迈的北方女子直接把舌伸了进来,通过这种主动进攻表达自己的激动和感谢。

李荩忱再也忍不住了,揽住她的腰,两个人在车厢里一滚。

————————————-

陛下和贤妃的战斗并没有进入到真刀实枪的环节。

毕竟长安城内的坊市距离行宫并不是非常远。

李荩忱并没有在宫中召见长安商业的这些领头羊们,一来是因为人数到底是有些多,乱糟糟的总归不好,二来也是因为李荩忱想要考察一下长安城内集市的发展。

毕竟在长安城外已经形成了依托工坊建造的新模式的集市,李荩忱也很好奇在新的贸易方式冲击下,城内的这些集市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毕竟城内的这些集市,除了位置方便之外,在商品种类、价格等等上都没有办法和城外的集市相比了,现在应该算是受到冲击的传统商业了。

李荩忱大力发展大汉的工商业,当然是要各种商业都能够蓬勃发展,而不是此消彼长。

大汉的商贾应该是越来越多的才对,假如长安城外的集市直接冲击到了城内集市的发展,那么只会导致一边商贾增多,另外一边减少。

商贾们已经早早地在坊市外等候。

陛下莅临视察,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莫大的荣幸。

这些商贾里有很多都是长安城中世代经商的。

长安城里的主人换了这么多,什么时候真的有人对商贸的发展如此重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