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又一个死者

“怎么了?”

这是小户的声音。

李飞鸿回头一看,发现小户还在那一边,于是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到:“没什么。”

“哦!”

李飞鸿皱着眉头,向上面看了看。

刚才的一瞬间可真是惊险。

冯一心正走在石道的中间,冷不丁滑了一下,然后系在腰间的安全绳忽然断了,他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滑了下去,扫落一片灰雪。

“啊!”

林梦可下意识得尖叫起来。

李飞鸿眉头紧皱,右手并起双指就要催动身剑。

突然,天空中划过一道黑影。再看时,冯一心的腰间被蛇一样的黑绳缠绕住,黑绳一路向上。李飞鸿向上看时,悬崖的顶端露出一张人脸。

是洛清秋!

她的嘴角永远带着勾人心魄的弧度,那是每个男人都控制不住的神情。

她轻轻一拉,冯一心像悠悠球一样弹了上去。

李飞鸿心下暂定,顺着绳子走到了断绳的那处。他拿起断绳一看,断面并不整齐,好像确实是因为年久失修给拉断的。他想了想,手指一拉,断掉的绳就从横着的安全绳上被拿了下来,随后他将断绳收了起来,快速走了几步到林梦可的身边。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没事的,先走过去吧。”

林梦可脸色煞白,但神情却出奇的平静。她点点头,一点一点地挪动着。

是有人做的手脚么?

这在李飞鸿的心里几乎是个肯定的。但为什么会有人做这种手脚?

能找到他么?

李飞鸿开启猎杀之眼。

回溯!

他的双眼绽放出光芒,尽力张开他的视野。他举目四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李飞鸿暗叹一声,希望接下来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还好接下来相安无事。

尤柳玲取下防护装置,一脸开心地看着林梦可:

“这你可赖不掉了吧!”她忽然发现,这林梦可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性格要强的林梦可也不甘示弱:“请就请!”

尤柳玲心情大好,她四处看看,却没有发现冯一心。

“一心他人呢?”

“我……在这里!”

尤柳玲见冯一心从远处走来,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从那里来的?”

“哦,我尿急,上……厕所去了。”

是吗?

尤柳玲正疑惑着,忽然听冯一心说到:“飞鸿哥也……去了,不信你……等下去问……他。”

“哈?”

------------------------------------------------------------------------------

“滋~~~”

一声燃火的声响,一排烟圈缓慢上升。

洛清秋修长的玉指夹着香烟,单脚倚踮在红色的亭柱前。

此刻的她上身穿着露肩的暗红熊皮袄,下身穿着黑色羊皮短裤。腰间挎着一只短管霰弹枪,一条黑色皮鞭缠绕住她婀娜的腰肢上,整个人显得干练又富有野性。很明显,这皮鞭就是解救冯一心的那一条。

“你来的还真及时。”

李飞鸿就坐在亭子里。这里很偏僻,也是一般人的休息场所,不过冬天来的人本就不太多,来的人也都忙着旅游,一般没多少会在这种地方。

“你应该感谢我!”

洛清秋的话语里透露着丝丝骄艳:“我还很少看见李先生慌张的样子呢。”

李飞鸿笑道:“看我慌张一次可不便宜,正好你把我装备给我,咱们就扯平了。”

“那可不行。”洛清秋优雅地拿出李飞鸿的手镯,轻轻一抛,落在了李飞鸿的手里。

“比起看你慌张的样子,我更喜欢你欠我一个人情。”她的眼神里充满着勾人心魄的魔力。

“倒是李先生真是好兴致,有人都忙地脚不沾地,有人却与美女同游。”

“那是我的委托任务!”

然而在那长长的“哦”声和她那一副“我明白”的表情中,李飞鸿最终决定不再纠结这种事情。

他将断绳丢给了洛清秋,伸手扶了扶眼镜:

“你不会觉得这是一场意外吧?”

“哦。你看出了什么?”

“我想不明白这个憨货招惹到了哪些人,但能在我的

眼皮底下换上断绳的人可真不是一般的人。”

“那你可以去问他。”

李飞鸿想了想,也没理出个头绪来,便问道:“你进行到哪里了?”

洛清秋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件。

“昨天晚上,又有一家中了美人药而死。不过看她的样子,确实需要这药。”

李飞鸿接过文件,拿出里面的两张照片,忽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你见过?”

“嗯。”李飞鸿翻开了文件:“我昨天去女仆店的时候看见他们,这男的叫章台。所以死的是他老婆么?”

“对,就是他那肥猪似的老婆。”

“章台没死?”

“不错。”

李飞鸿扶了扶眼镜,问道:“你在现场发现了什么?”

对于探查这一方面,李飞鸿十分相信洛清秋,就相当于他相信自己一样。

“你不去?”

“我不是侦探,是一个猎人。”

“我从未听说过猎人全靠运气捕猎的。”

“你应该相信你自己。”

“哦?你不怕我给你的是假情报么?”

李飞鸿神秘的笑了笑:“我看人一向很准。”

洛清秋笑出声来:“李先生倒是爽快!”

她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下巴回忆道:“如果你还记得起陆厅路的案子的话,这次的情形跟那次差不多,没有其它痕迹,只有一具死尸和跟死尸毫不相称的小嘴。”

“你调查章台的时候他是什么反应?”

洛清秋努努嘴:“都在文件里了。要不是傅警官留了两个小警员给我,你还看不到这些呢。”

她偏过头,朝向了大路:“好了,咱们聊的也差不多了,我还得继续忙我的悬赏了。”

李飞鸿站起了身:“怎么不问问我进行到哪一步?”

此时的洛清秋已经一跃,骄傲的阳光再也找不到她的阴影。她的声音仍旧在亭子间回荡:

“不用问了,我了解你。这次,你输定了!”

李飞鸿扶了扶眼镜。阳光透过层叠的树叶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变得阴晴不定。

“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