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目的

庶族无名 王不过霸 3105 字 8天前

睢阳皇宫,昭德殿乃是仿洛阳昭德殿建造,不过睢阳毕竟不比洛阳,昭德殿属于门面功夫,自然不能马虎,但昭德殿之外的其他宫殿,相比于洛阳或是长安皇宫来说,无论格局还是规模,所差绝非一星半点。

当贾诩四人见到刘协的时候,刘协已经准备就寝,突然得报自己两位丈人来找也有些发懵。

当得知两人来意之后,与董承和伏完所期待的不同,刘协目光落在贾诩身上,摇了摇头道:“朕不能走!”

“陛下!?”董承与伏完震惊的看着刘协,原本以为说服刘协并没有什么问题,谁知道跑来宫中了,刘协这个当事人反而不愿走。

“两位国丈真的认为,陈默会愿意将辛苦经营的关中之地还于朕么?”刘协有些遗憾的看着自己两位丈人,他的确想要夺回权势,但绝不是这个时候,曹操现在面临的可是陈默跟袁绍两家的压力,这种局势,就算刘协夺了曹操手中的权利又有何用?他能镇得住陈默和袁绍么?

袁绍四世三公,威加海内,陈默少年英雄,如今雄踞三州的局面,几乎都是陈默以一己之力打出来的,如今两人都已成势,这个时候,刘协可不认为这两位雄霸一方的枭雄会因为自己一纸诏书便乖乖放弃手中之权。

更别说现在要让自己跑到陈默那里去,恐怕比在曹操手中还有不如,要知道当初曹操要借自己帝王之威,遍揽天下英杰,天子能带来的好处,曹操已经挖掘的差不多了,现如今,到了陈默手上,自己能给陈默带来什么?

大义之名在如今中原三足鼎立的情况下,其实已经没有之前曹操打徐州时那般有用,至于人才方面,能招揽的人才,已经被曹操招揽来了,刘协甚至想不出陈默在这个时候要自己有何用?

既然左右与如今差不多,甚至还不如现在,自己又何必要费尽心力去陈默那里给陈默当傀儡?

“这……”伏完与董承闻言一滞,面色有些犹豫。

“两位,或许陛下处境不会有所改变,但两位却是不同。”贾诩那非常具有亲和力的声音自二人身后响起,悠悠道:“况且此刻事机恐怕已然泄露,两位以为,若两位留下来,曹操会如何待两位?”

董承和伏完闻言,面色一变。

对啊,刘协不走,就算曹操回来,也不会拿刘协怎么样,甚至会感激刘协在这个时候的坚持,但他们两个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父亲!”便在此时,伏德快步进来,对着伏完一礼道:“荀彧已经率人抵达宫门之外,正在求见陛下!”

“你算计我们!?”董承突然面色一变,凶狠的看向贾诩,踏前一步,到了这一刻,再蠢也明白了,如果没有贾诩突然到来挑唆他带着天子离开,哪有现在这等事情?

“汝欲何为?”杨庆面色一冷,跟着踏前一步,森然看向董承。

“若陛下愿意与在下回洛阳,一切就如之前所言一般,两位并无任何损失,但如今……”贾诩看着刘协,微微一礼道:“陛下不愿,两位若无他法,我等恐怕皆无幸免之礼。”

随即看向刘协,微笑道:“陛下不走,虽可幸免,但伏、董两位贵人恐怕要受牵连,此二人也无幸理,陛下真的如此狠心?置至亲于不顾?”

“求陛下怜我等汉室忠臣!”这一刻,董承和伏完也明白了现在自身处境,在踏入皇宫那一刻,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跟着贾诩一条路走到黑。

刘协有些无奈的看了伏完、董承一眼,自己身边,但凡有些厉害人物,也不至于沦落至此,随即又将目光看向贾诩:“贾文和,朕认得你,怎的?汉室因你而沦落至今,这一次,莫非还要将我汉室颠覆!?”

“陛下为何独怨臣而不怨王允?”贾诩看着刘协,面色坦然,汉室有今日,他或许有过,但也不过为求自保而已,真正造成这般局面的,不该是那王允么?

刘协沉默了,最终点点头道:“如此,容朕带家眷随行。”

“怕是来不及了。”贾诩摇头叹道:“若陛下不在此浪费这般功夫,或许还有时间,但如今荀彧已至宫外,随时会进来,我等已无时间耽搁。”

“荀卿不会的。”刘协摇了摇头:“荀卿向来恪守臣礼,无朕召见,荀卿必不会进攻。”

说着还看了看伏完、董承:“两位贵人亦是两位血亲,二位不会置之不理吧。”

这……

伏完与董承又犹豫了。

贾诩点点头道:“这个自然,只是不知两位是否愿意将生还之望寄托在荀彧是否守礼之上?”

“陛下!”伏完犹豫了一下,躬身道:“成大事者,不当有妇人之仁,当此非常之时,怎能因两妇人而置陛下安危于不顾?还请陛下速速随臣等出城!至于两位贵人,相信长陵侯自有办法救回。”

刘协有些失望的看着两人,已经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了。

“杨庆,请陛下随我等一同离开。”贾诩见刘协坐着不动,不同意也不拒绝,自然知道刘协打着什么算盘,当下微笑道。

“喏!”杨庆点点头,上前一步,看着刘协目录凶光。

杨庆便是阿呆,对于这位自己的发小,陈默自然是想要培养的,只是杨庆来投时间太晚,不像大郎那般,自小跟在陈默身边,习武、读书,更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才有今日之势,而其本身也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虽然跟着杨茂学过一些武艺,但水平只能说一般,放在军中,也不过是普通校尉资质。

不过也并非没有其他天赋,杨庆自有跟其生父学过狩猎技巧,跟着杨茂这些年,一直在衙署办案,对于追踪、探查之类的有着不错的天赋,所以陈默在对杨庆考验一番之后,便让其进了天网。

见惯了官场最阴暗的东西,对于大汉天子早没了什么敬畏之心,他尊奉的,从来只有一人,便是陈默。

“朕自己会走!”刘协甩袖,挣开杨庆,冷哼一声,自榻上站起身来,冷冷的看向贾诩道:“当年卿所为是为自保,但不知如今又是为何?”

“臣已经找到臣心中明主。”贾诩微微拱手道。

“好,就让朕看看,卿认定的明主是何等模样!”刘协冷哼一声,正了正自己的衣冠,看向董承、伏完两人:“还不带路。”

两人心中有愧,不敢与刘协对视,只是默不作声的低头带路。

另一边,皇宫外,荀彧等了许久不见有人来传唤,眉头渐渐皱起,一旁曹昂皱眉道:“叔父,非常之时,不可守旧礼,不如我等闯宫如何?”

荀彧皱眉看着宫中匆匆跑来的小黄门道:“陛下如何说?”

“陛下未曾回应,已与两位国丈去往漪澜殿!”小黄门躬身道。

“子修!率军入宫,务必拦住陛下!”荀彧深深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沉声道。

“喏!”曹昂答应一声,看向身边一众将领道:“立刻入宫,记住,约束众将士,不得滥杀,救出陛下便是。”

“喏!”

荀彧满意的看着曹昂,曹昂能在这个时候还照顾到皇室颜面,处理的可算是相当得体。

那董承跟众人商议之时,只说宫中有密道可以通往城外,但并未说密道通往何处,若真让对方挟持陛下进了密道,再想将陛下救回来可就难了。

当下,睢阳守军浩浩荡荡涌入皇宫,宫中守卫根本不敢阻拦,宫女、宦官眼见大军气势汹汹冲入宫中,只惊得仓皇逃窜,也有宫中侍卫想要阻拦,却哪里拦得住,这睢阳的守军,可以看成曹家私军,除了留守此处的曹洪之外,也只有曹昂和荀彧能够指挥的动,便是皇命在这里也不好使。

另一边,漪澜殿中。

贾诩看着被搬开的床榻,这密道入口,竟然在一处床榻下面,上面还有石板掩盖,而控制石道入口的机括却不在此处,而在另一处房间里,这设计倒也颇废了些心思。

“这密道长有几何?”贾诩好奇道。

“这密道在当初建立皇宫时便已开始挖掘,可通往城外睢阳渠,足有八里长,只是不知长陵侯安排在城外的援军可否赶得及?”董承笑道,之前担心贾诩耍诈,是以董承并未告知这密道去向,当然,如此一来,贾诩安排在城外的援军,也没办法第一时间前来接应,但没办法,董承信不过贾诩,麻烦一些,担些风险也无妨。

“援军尚在己吾一带,要赶来至少需要三日。”贾诩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援军!?”董承愕然的看向贾诩。

“睢阳乃曹操腹地,大批人马如何安排的进来?”贾诩微笑着点点头。

“那我等该如何逃出!?”伏完一把拽住贾诩的衣领,愤怒道。

“只要将陛下留在此处,自然不会有人追我等。”贾诩眯眼笑道。

“荒唐……”伏完尚未说完,便听身后一声惨叫,扭头看去,顿时面色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