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龙帮 第六十八章 南宫成深夜回来

深夜,悦来客栈。

南宫成从悦来客栈外走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花满春、欧阳瞻、梅胜雪和向天羽正坐在一张桌子上等着他,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一碗满满的面。花满春和梅胜雪看到南宫成进来了,笑了笑;而一向笑口常开的欧阳瞻此时缺一脸严肃地看了南宫成一眼,然后开始吃面,这种爱理不理的态度,仿佛南宫成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一般。

向天羽不管那么多,她直接扑进南宫成的怀里,笑道:“相公,你到哪去了?怎么这么晚回来?”

南宫成没有直接回答向天羽的问题,而是想起了向天羽写给杨士奇的那封像对联的信。于是他笑了笑,道:“治国有道,管国须爱国;教子无方,惯子如杀子。”

这是向天羽写给杨士奇的信,南宫成念这封信就是告诉向天羽他去了杨士奇府。

在场的人听了这封信,都吃惊地看着向天羽。因为这封信太有水平了,当然不会是南宫成这样一个学剑者能写出来的,肯定是向天羽写出来的。他们之所以吃惊,或许是没有想到向天羽居然这么有才华。

向天羽也确实明白了,她道:“你去杨士奇府上了?”

南宫成点了点头。

“怎么样?杨士奇看到这封信是什么反应?”向天羽问这个问题时比较兴奋,她以为她的这封信可以让杨士奇从此对杨稷严加管教。

南宫成笑着摇了摇头,道:“情况不怎么样,杨士奇根本不相信你写的,他把你写的那封信烧了。”

向天羽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感到非常失望。没有人一样自己忙了好一会儿的是居然没有半分意义,可是向天羽的忙碌确实没有意义。她嗔怒道:“我白忙了!”

南宫成笑了笑,用双手抚摸着向天羽的脸,柔声安抚道:“好了,你别生气,我们来京城又不是为他杨士奇来的。”

向天羽笑着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他们来到京城是冲着恶龙帮来的。

南宫成道:“所以呢,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开始寻找恶龙帮。”

“哼,亏你们还记得来京城是找恶龙帮的,我还以为你们就是为杨士奇来的。”许久不说话的欧阳瞻终于停止吃面,说话了,可是他说的这句话却是在讽刺南宫成和向天羽。

南宫成不解,看着欧阳瞻道:“你什么意思?”

欧阳瞻看着南宫成道:“你们暴露了行踪,本来是敌暗我暗的局面一下子变成了敌暗我明,本来我们与恶龙帮势均力敌,而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花满春插一句话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南宫成看了一眼花满春,然后微微点头,算是明白了欧阳瞻说的,也同意欧阳瞻说的。

欧阳瞻继续道:“而且我已经查到了恶龙帮的一些线索,本来有事让你暗中去干,现在你都暴露了,这件事就不能让你去干了。”

南宫成陷入了沉思,向天羽想帮南宫成说什么,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反驳。

欧阳瞻说完了南宫成,就开始说向天羽:“

我说你啊,在写对联的时候能不能考虑后果啊?知道你有才华,知道你才华横溢,你能不能克制一下,不要动不动酒写对联?”

向天羽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这是受了委屈的表现。

南宫成最看不得向天羽受委屈,于是他道:“好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埋怨已经无用,我们还是想办法补救吧!”

欧阳瞻哼了一声,对南宫成道:“你说得轻巧!你知道向天羽的做法是什么吗?这就相当于把我们全部暴露在恶龙帮大当家的面前,现在如果恶龙帮不再有动作,我们就白来京城一趟了,你知道吗?我说你啊,向天羽要做这样的傻事,你怎么也不阻止她?就算她要写对联,你们先回客栈,再去写对联也可以啊!”

南宫成闭上了眼睛,他不反驳,是想默默地承受。

可是这件事和南宫成有关系吗?南宫成曾经酒提出过先回客栈,然后再来文笔轩写对联,是向天羽不听他的。向天羽不想看到南宫成被冤枉,于是她道:“不关相公的事,相公阻止过我了,是我不听他的,一意孤行。”

南宫成看了一眼向天羽,对向天羽道:“你在胡说什么呢?”说完又对欧阳瞻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住她。”

“相公!”向天羽大声道。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

向天羽道:“你听说过君子之过吗?”

南宫成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这是《论语》中的一句话,而且这句话向天羽也曾经和他说过。

向天羽道:“我的错,就是我的错,我不许你为我承担错误!”

南宫成笑了笑,道:“你听说过夫妻同命吗?”

向天羽好奇地看着南宫成,显然没有听过这句话。

南宫成解释道:“夫妻有一方犯了错,都是夫妻共同的错,所以你的错就是我的错。”

欧阳瞻笑了笑,听到南宫成这番话,他下定决心不论多难,一定把恶龙帮找出来,不过就算要找出来,也要先指责一下向天羽,不让向天羽再胡闹。于是欧阳瞻来到向天羽的面前,道:“如果真的是你的错,如果我是恶龙帮的大当家,我也应该给你写封信。”

“什么信?”向天羽看着欧阳瞻。

欧阳瞻道:“感谢信。感谢你把我们暴露在他的面前,感谢你只要恶龙帮不再有所动作,我们就找不出他们来。”

向天羽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走上了二楼房间。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的背影,又看到那碗满满的面,就问梅胜雪道:“她有没有吃东西?”

梅胜雪摇了摇头,道:“小姐说要等你回来,和你一起吃。”

南宫成怒视着欧阳瞻,认为这一切都是欧阳瞻弄出来的。

欧阳瞻当然不肯示弱,他道:“你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一个人犯了错,不该被指责吗?我指责她也是为了她好啊,如果她再由着自己的性子胡闹,我们何时才能把恶龙帮找出来哦?”

欧阳瞻说的确实无法辩驳,南宫成点了点头,深

吸了口气,道:“你到底要我去做什么事?为什么我现在不可以去做了?”

欧阳瞻道:“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我本来是打算让你暗中监视一个人,现在你和傻丫头在京城出名,怎么可能做到暗中监视哟?”

南宫成点了点头,如今的他确实无法做到暗中监视。

梅胜雪对欧阳瞻道:“我明白了,你是要去监视顾神云?”

欧阳瞻点了点头。

梅胜雪道:“那我可以去吗?”

欧阳瞻摇了摇头,道:“第一,你武功不好,做这件事会有生命危险;第二,顾神云见过你,你去监视他,很容易被他认出来;第三,若是顾神云真的和恶龙帮有关,只怕你会遭他的暗算,所以你去不得。”欧阳瞻说完看着南宫成,“本来南宫成是最合适的人选,可现在南宫成也去不得。”欧阳瞻说着把目光看向花满春,似乎在考虑花满春能不能去,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花满春与欧阳瞻是多年好友,由于多年的相处,两人已经成为知己。所以知己的每一个表情代表什么,对方都知道。所以花满春问欧阳瞻道:“我为什么也不能去?”

欧阳瞻道:“因为你也是个名声在外的人物,因为你也去过顾家庄,因为顾神云认识你,所以你不能去。”

花满春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得从你在京城的众多朋友中确定一个人和恶龙帮没关系,让他去做这件事。”

欧阳瞻闭着眼睛点了点头,道:“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可是要做这样一件事,似乎是极难。恶龙帮是一个秘密组织,要确定一个人和恶龙帮没关系,确实很不容易,又不能当面问他这个问题,还必须要想一个不被察觉的方法确认。可是应该用什么方法确认呢?欧阳瞻暂时想不到。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吩咐。只要能弥补错误,我都愿意去做。”南宫成道。向天羽犯错了,当然由他这个丈夫来弥补。现在只要欧阳瞻有吩咐,他都愿意去做。说完他便带着那两碗面上了二楼。

花满春看着南宫成带着食物上楼去的背影,笑了笑,道:“看来在南宫成的心里,向天羽比恶龙帮还要重要。”

欧阳瞻也笑了笑,他为能认识这样的南宫成而高兴,同时又有一些担心。因为恶龙帮的大当家并不是南宫成最大的威胁。南宫成最大的威胁是刘冠英,目前刘冠英还在闭关。不过,欧阳瞻有理由相信,等到刘冠英出关,一定比现在更加厉害。

有了牵挂的南宫成还能打败刘冠英吗?如果南宫成败在刘冠英的手上,南宫成还能活着吗?欧阳瞻不想去想这些问题,但是又不能不去想这个问题。如果南宫成被打败了,刘冠英一定不会放过南宫成,所以南宫成与刘冠英一战只能胜,不能败。而南宫成战胜刘冠英的唯一方法是,南宫成能练成更高深的剑法,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南宫成练成更高深的剑法呢?

欧阳瞻使劲地摇了摇头,让自己的意识能够清醒,心里暗道:“我想那么远干什么?目前应该解决恶龙帮的大当家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