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自爆,自爆

冲向帝岐的同时,小明全身的装甲一阵咔嚓的变形,变成了一个水滴形的飞行器。

帝岐张开双臂,身后的太阳也跟着翻腾了起来,远超刚才的恒星能量物质被抛洒了出来,涌向远处的小明。

而小明不躲不避径直冲了进去,帝岐虽然心感不妙,可见秋晨自投罗网,他也不敢托大。

“如果不是立场问题,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但现在,受死吧。”

数万公里的赤色之海在帝岐的驱动下猛然收缩,内部的温度也因为压力增高而快速攀升。

远远望去,整个太阳系,变成了一大一小两颗恒星的双星恒星系。

而在这充斥着恒星能量的世界中,时间和空间仿佛都在无限被拉长。

本来达到亚光速的小明,身处其中连音速都无法达到,压力和温度的攀升也给装甲不小的负荷。

甚至小明的装甲也开始有融化的迹象,要知道这幅蛛皇装甲就算是穿透恒星也未必会有一丝损耗。

而小明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因为一会这身装甲就没了。

“我真的不想这么做,但我没办法。”这身装甲这三阶段的身体,使用时间还没有一年呢。

不过,为了干掉帝岐,一切都是值得的。

身处水滴型飞行器中的小明,启动了躯体被封禁已久的功能,沧海桑田。

紧接着,帝岐愕然发现,原本费力压缩的赤色之海竟然轻松了不少,就好像在按压一个漏了气的皮球一般。

只见,小明周围的能量被装甲表面的镀层无差别的吸收,哪怕这股能量在体内横冲直撞,也不去理睬。

那些沉寂在太阳系的暗能量也在不断向小明涌来,此时的小明就像一块无限吸收能量的海绵一般。

无论是恒星能量还是暗能量,统统来着不拒。

同时,蛛皇装甲的能量,连同这些在体内横冲直撞的能量,正源源不断的向小明胸口的核心汇聚。

帝岐虽然心感不安,可也没有停下输出能量,加速抽取身后太阳的恒星能量。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吸收多少能量!”

加大输出力度的帝岐并不知道小明此时在做些什么。

全身吸收过量能量的小明可不太好过,之前他还惊叹帝岐疯了,现在自己也差不多。

现在他就像是明明吃饱了,还要塞下四五十倍的饭量,富集的能量就连意志形态都有些塞不下了。

难受的小明只能不断压缩这些被吸收的能量,这一行为也激活了沉睡在小明意志形态中的复仇神力。

充斥在小明意志形态的能量,正被复仇神力快速转化。

就像植物中的叶绿体一样,被转化的养料也让小明的意志形态被不停的增强。

而无暇顾及这一情况的小明,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

站在赤色之海中的帝岐双眼微眯的同时,也在暗暗心惊,这种感觉,在五年前他感受过一次。

那一次也是他人生第一次那么狼狈,想到这里他停下了恒星能量的攻击。

“不会是……那个吧。”

似乎是为了印证帝岐的猜想,刚说完,赤色之海中便响起了一声怒吼。

“沧——海——桑——田!”

这吼声在整个太阳系响彻,充当传播声音媒介的暗物质也将这声音带向了更远的星域。

哪怕是在地球的水饺市避难所,百合子也能清晰的听到这吼声。

“沧海桑田!大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合子心惊的同时也有些绝望,被百合子这么盯着的帕西涅也不敢看她。

“这……”帕西涅沉默了一会,就在百合子要催促她的时候,她缓缓开口。

“没错,就是小明的计划,他说过,如果干不掉帝岐,就跟他同归于尽。”

“什么!这就是他的计划!”

的确,前任何手段都试过了,对付帝岐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用沧海桑田的强制抹除性,将他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但上次小明差点死掉了,这茫茫太空可没有任何躯体提供小明躲过去。

想到这里,百合子便心急如焚。

“我要去找他!”丢下一句话,撑着疲惫的身躯,百合子向出口走去,不料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尹雪打晕了。

抱着脸色泛白的百合子,尹雪摸了摸额头“希望她不会怪我。”

于此同时,在太阳的表面,帝岐在黑色树杈状的能量线条下快速逃逸。

犹豫,就会败北。

过分的自信和大意让他错失了逃跑的生机。

此时的太阳附近依然被黑色的能量线条笼罩,就像一个渔夫,在这赤色之海上撒下可以无限膨胀的渔网。

甚至,连帝岐身后的太阳也没能幸免。

帝岐环顾四周神色虽然不慌,可也露出少有的阴沉,蔓延的黑色线条已经将自己的退路完全封锁了。

就连平时如臂使指的空间也被扰乱,瞬移逃离此地已然变成了奢侈的事情。

紧接着,那些线条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了裂缝,象征生命绝地的空间裂缝,帝岐只能在这裂缝边缘仓皇逃窜。

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气化的黑色能量不断从里面喷出,没有爆炸,没有光热的发生,一瞬间,世界失去了声音,失去了色彩。

帝岐仿佛置身于一副黑白画风的相框之中,整个世界的重力也全部失去平衡。

这也让他的逃逸变得极为困难,不反馈光线的攻击正在不停吞噬这帝岐周围的一切。

那些黑色的线条也失去了颜色,所有被这渔网笼罩的一切都难逃被蚕食的命运,哪怕是帝岐见此情景也有些慌了。

失衡的重力让他也宛如案板上的面团一般,被揉搓成各种形状,他万万没想到小明竟然有这个魄力再次自爆。

不过,这次爆炸的效果远远不如上一次的迅猛。

虽然爆炸影响的范围因为能量增压而波及数万公里,重力更是影响了不止百倍以上。

边上那颗恒星虽然没有破碎,可也被揉捏成一个火炬冰淇淋的形状。

可空间裂缝的密度远远不如上一次密集,就这些对于帝岐来说已经足够了。

“秋晨!那一次你不能杀死我,这次也一样。”说完,帝岐也有样学样跟着自爆了。

最倒霉的还是两人边儿上的太阳,燃烧了数十亿年,没招惹过谁,就这么被人连续自爆了两次。

澎湃的能量和巨量的物质从帝岐的身躯中迸发,整个人化作了太阳身边的另一颗新星。

自爆引起的太阳风暴也把差点把小明刮飞,水星附近的陨石带也被这风暴影响,化作陨石坠落到水星之上。

亮度持续增大的红芒,也让失去过量物质的太阳都有些黯然失色。

远远望去,还以为这颗恒星像细胞一样要分裂了呢。

只可惜,璀璨的自爆只有一瞬间,这个过于膨胀的新星也在空间裂缝的吞噬下迅速消失。

然而,帝岐的元神还是借着这股力道逃了出去,没人注意到在那幽暗深邃的裂缝中有一道虹光向星空飞射。

而与此同时,在爆炸中心的小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因为自爆而全身的能量失去控制,反而异常稳定。

爆炸之后,他甚至有种一泻千里的畅快感,黑白色的世界中,从混沌中稳定的小明惊喜的感知自己的意志形态。

此时的小明已经可以清晰的感知微观中的事物,再也不用像之前用仪器来测定了。

他的意志也可以通过暗能量笼罩整个星系,地球上的一切也在小明的眼中呈现,处理信息的速度也远超之前。

甚至,他现在就可以撕开一个空间粒子,用以制造一个低维度世界,也就是白环。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这就是第五阶段吗,怪不得虫族的大部分人最终都是走灵魂飞升的路线,这种感觉……”

五阶段的意志形态究竟有多强,秋雨六阶段的实体,被秋露压制实力用五阶段爆锤。

被微观进攻压制反馈到宏观是极为恐怖的,就像水滴牌两千响宇宙鞭炮一样,完全没有可比性。

然而,这还不是第五阶段完全的状态,完全状态的灭绝星形态,小明都无法想象有多强。

同时,他这才明白,那些先贤为什么说不破不立这种小说才会有的鬼话了,当然不是傻乎乎的去自爆。

而是能量的运作方式,需要打破正常的思维,去逆向运转。

“不死之身,深入微观的精准度,以及对暗能量无敌的掌控性!哈哈哈……”

张开双臂的小明在这扭曲的黑白世界中放声狂笑。

南月见状立刻从小明的躯体中飞出,身上的装束也一改从前的素雅。

此时的她一身黑底红边的古典长袍,手中也捧着一本金丝镶边的纸质书籍,见南月这种打扮小明有种不详的预感。

“庆贺吧,尘埃们,你们有幸见证主宰的成年仪式,这……”南月一边环绕小明飞行一边吟唱这庆贺词。

面无表情的小爱也学着南月,板着三无的表情,念着贺词,生疏的模样配上可爱较小的模样,到有些萌萌的。

南月透过暗能量的媒介,将这隆重的庆贺词传颂至全宇宙,话还没说完,就被小明叫停了。

“停停停!”强忍着尴尬的小明全然没有之前的得意模样“南月妈妈,别这样,太尬了。”

“五阶段必须庆贺一下……”说到这里,南月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不舍的神情。

“主宰,您也到了更换系统的年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