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三生河上 下

关于这个话题白剑尊者也很愿意去讲,仔细认真的回想着道“好像没有,只是脾气比之前暴躁了很多,可能他是接受不了师娘离去的事实吧,毕竟他们那么相爱。”

“嗯!”马蕊芯点点头,扯开话题又道“对了,我记得你还有位师兄弟,好像是叫黑剑童子,他现在怎么样了,当初在瀛洲岛畔,设结界阻挡我们,以及把孩子交给我的,可都是他,所以我对他的印象,也比较深刻。”

“他……”白剑尊者尾音拉的长长的滞语片刻,道“他死了!”

“什么,你说黑剑童子他……他死了。”

马蕊芯初闻错愕,不过很快恢复平静,其实如果像她那样清清楚楚的知道十九年前在瀛洲岛究竟发生了什么的话,要想清楚其中猫腻并不难,当年的黑剑童子设计杀害苏相劫后,便冒名顶替掌握了瀛洲岛的大权,如果说这样的话,他本来的身份该如何处理,找人代替亦或是找个机会彻底消失,即死去,很明显他选择了后者。

冒名顶替成苏相劫,而让自己之前的身份,在完美精巧的设计之下以死亡的方式消失在众人视野。

想到这些,马蕊芯不禁问道“能否再问一下,这黑剑童子,他是怎么死的呢”

白剑尊者叹口气道“他具体是怎么死的,没有人知道,说起来黑剑的死因也是我瀛洲岛的一个悬案啊!”

不明死因,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悬案,而对马蕊芯来说,则更加确信了是黑剑童子的自编自导。

而问及此处,马蕊芯也是适可而止不再追问,剩余的问题,在到达瀛洲岛后揭穿其身份的时候问出来,可能效果会更好,现在的话,把控不当,会产生相反的影响。

白剑尊者自然不知马蕊芯问这些问题的真实目的,只当是当年黑剑童子在岛外以渡弘真人的遗体要挟过她,所以才会格外关心其死活,便代为道歉的道“当年黑剑他做的可能确实有些过分,不过既然现在人已经死,马真人也还是释怀的好,另外,渡弘真人的遗体我岛一直妥善保管着,你大可放心。”

白剑尊者突然就提到师父遗体,这让她很没有思想准备,积压在心里的种种不愉快也就如决堤的大河一样奔发出来,忍不住的双眼就湿润了,她并没有因为白剑尊者在场就去刻意的控制情绪,心里头有多少伤心就表现多少,反倒是把白剑尊者搞的有些不好意思,自觉罪恶深重不该在马蕊芯面前去提什么渡弘真人的遗体。

从来没有过劝慰经验的白剑尊者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他结结巴巴的道“哎呀呀,马真人你就先不要伤心了,人生不能复生,但你放心,渡弘真人的身体我们一直都有认真保护的,等你到达瀛洲岛后就能够见到,我记得当初师父和你们烂剑山有个约定吧!”

马蕊芯停住哽咽道“多谢,你说的对,这次到了瀛洲岛,不仅仅是要看看师父的遗体,还要迎回烂剑山,至于烂剑山与苏真人之间的约定……确实是有这么个约定。”

马蕊芯原本要说,这个约定恐怕无法继续,毕竟当年的约定本就是黑剑童子凭空杜撰出来的,当不得真,再者,由于徐默通过轮回录回到十几年前看清真相的缘故,烂剑山的山脉已经回归,不会再受他牵制,又何必再去管那当初别有阴谋的约定呢。

“嗯,我记得是,师父要那个孩子接住他七七四十九式剑招,师父他才肯归还山脉,其实说到底我也不明白师父他为何会提出如此奇怪且不合理的条件,有可能真的是,师娘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太大。”

看着这位不明其中真情还真以为这是苏相劫的意思,更不知道自己敬重的师父早就被杀害的白剑尊者,马蕊芯心里同样难过,她决定此次瀛洲岛非去不可,不管黑剑童子有何算盘要打,不管迎接她的会是什么,她都要去将其真面目公诸于世。

但他始终坚信,此刻,不是和白剑尊者挑明真相的最佳时机,现在说明,只会给日后的行动添堵。

“唉,对了。”白剑童子接着道“马真人,那孩子想必已经长大成人,现在十八九岁了吧,算算也该到当初约定的时间了,反正此次你要前往瀛洲岛,为何不让他与你同去呢,到时候他要真能接住师父的剑招,你也好带山脉回去。”

既然隐瞒,就索性全部隐瞒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马蕊芯道“嗯,确实也是到时间了,不过他近日刚好有事,还不能到瀛洲岛去,可能得等些时日。”

“嗯!”白剑尊者点头,然后他走出船廊来到甲板上,看着回头的大船,距离三生河应该是不远了,马蕊芯也随后来到了甲板,站在白剑尊者身后无语片刻,道“谢谢你!”

“谢谢我?”

白剑尊者回头,一脸错愕,搞不懂她何出此言。

马蕊芯却是态度坚决谢意诚恳道“对,谢谢你,要不是你把我从三生河上捞上来,我恐怕已经死了!”

白剑尊者恍然大悟道“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原来是在说这个,我此次来中土本就是要来寻你的,看到你漂浮在三生河上,顺手捞起来这很正常。”

他并非是口无遮拦,而是故意用捞这个字眼,想要营造点颇具喜感的气氛,其实上也很成功,马蕊芯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都是要感谢你的。”

“尊者,前面就是大风湾了!”

突然这个时候,在前面负责掌舵的一个瀛洲岛弟子朝这边喊,白剑尊者脸色一肃道“马真人,还请坐好。”

说完,他手掌张开,将一个形似蛛网的东西祭出,罩在船上,可以明显看到,原本有些颠簸的船被其笼罩住后,稳了不少,等船体再往前行进,外面突然白浪滔天狂风大作,海水掀起千丈高的浪花,将整个大阳都遮住,天地一片漆黑,看着眼前场景,马蕊芯心知肚明,如果置身在那浪潮中,绝对会粉身碎骨,很显然,白剑尊者抛出的法网,在默默承受着那一切。

法网将船内和船外隔绝成两个世界,任凭外面波涛汹涌翻云覆雨船上始终风平浪静。

马蕊芯看着白剑尊者那张处变不惊的脸,再回想起他抛出法网时似乎早有准备的样子,忍不住道“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还有,这个大风湾是怎么回事。”

白剑尊者看着罩在船上的法网道“不是熟悉,只不过是之前走过一遍而已,至于这里究竟叫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大风湾不过是我们自作主张起的名字罢了。”

原来之前他们到三生河去寻那所谓的仙人时,路过此处就遇到过大风,当时还因为没有防备,船上好几名弟子都死在大浪中,如今再度路过,自然就早有准备,滔天大浪整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才过去,海域也渐渐的变窄,缩小成江,算是真正到达三生河上。

三生河的河水,说来很奇怪,水的颜色和常见的实在区别很大,与其说是水,还不如说什么都没有,但又能真切感觉到水流潺潺,船头向更深处行去,蒙蒙水雾遮盖。

穿过水雾后,两岸基本上就没有了植被,有的全是血红色的石头,而三生河水也渐渐转变成色彩,准确来说,它的颜色是一直在变化的,没有固定。

除去水的颜色一直变化外,剩下诡异的,就是气味了,整个河面上都笼罩着极为刺鼻的气味,马蕊芯一闻就知,这种气味只有在人死了腐烂很久之后才会渐渐产生,而实际情况就是,三生河河面上,确实漂浮着大量的尸体,这些尸体有的早就腐烂成白骨,有的却还有衣服披在身上,由此不难判断出她们不是同一时间被抛到河上的。

有些,很明显的皮肤还有光泽,是刚刚抛至此处,只是不同于马蕊芯,她们彻底断气了,即便捞上船同样还是难逃死亡的命运。

而且,如果观察的足够认真和仔细,会发现所有尸体,都是女人。

马蕊芯很庆幸自己被白剑尊者捞了上来,没有成为其中之一。

同时她对这三生河上特有的气味,发生思维深处的重新定义,将其归之为恶臭。

望着湖面,她越发的想不明白,为何三生河上会有这么多的尸体,要知道只有死去的幽魂在天地间游荡的时候才有机会来到三生河,其他情况下,这条河都是个极为隐秘的存在,人妖魔鬼界皆不属于,甚至放眼九州天下,知道此河存在的都不多。

“究竟是谁,将她们抛至此处呢?”

马蕊芯立在船头,陷入沉思当中,毕竟,这和自己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在见仙崖好端端的被人打晕,难道不诡异?难道这两者间,不是同一人所为?

白剑尊者好像明白了马蕊芯的心思,道“你就这么想弄清楚是谁打晕了你。”

马蕊芯郑重回答“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