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嚎,有用吗?

衍生痕 尼木子 2730 字 8天前

“小碟,小碟--”

声音都嘶哑了,感觉有股辣辣的热浪正袭击着咽喉,冲击着声带,燃烧着、从口腔往下,一点点吞噬着,抽干了所有的水份,嗓子眼都开始冒烟--

使劲搓着不给力的喉咙,挣扎着大叫着“你说话啊!你怎么了!!??”

一把推开呆呵呵杵在旁边的钟志文--

脚下一滑,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哎呀!”隐约中听见有人叫了一声--

顾不上这些了,一个健步跑到叶小碟跟前,伸出二个手指,放到鼻下试着--

“糟了!!!”

眼泪夺眶而出,捶打着自己--

“小碟,小碟,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灵陪!!!”

大叫着,仍无人应答,灵聪彻底慌了,猛然想起看过的电视剧里,医生为了抢救病人,按压心脏能让人“起死回生”

“对,对!!!”

有点小高兴,像是找到了希望一样,学着电视里的人儿,准备给小碟做心脏复苏--

“你别劲太大!!!”

一个男人的声音吓了灵聪一跳--

扭头扫了一眼,原来还真是王林。

“要不我来吧!”

“起开!!!”伸出手用力一甩--

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使了多大力气,只见王博士一个趔趄,显些摔倒。

好在钟志文眼尖手快,伸手扶了一把--

看着钟志文,王林异常尴尬--

“别别别,你让他弄吧!!”

钟志文像是也些点不放心王林,拉着他的胳膊站到灵聪对面--

王林的话虽没人爱听,但也提醒了方玲,真担心一个不小心弄伤了小碟,小心意意地嘱咐着:

“你可别太用力啊!!!”

“别惹他--!!!”

钟志文挤到方玲身边,看起来很紧张,怕她成为第二个王林,保护着--

“嗯!!!”

头都没抬,嗯嗯着,但一点也没动怒--

王林心里这个气啊!!!心想“合着就不待见我一人儿啊!!!”

生气归生气,但也没办法,转念一想“只要他能救回小碟,就是打我两下我也认了--!!!”

“你真的认了吗?”

“真的!!!”

“不!!!”

自问自答,但答案却不一样,王博士心里很矛盾。

“怎么样了?小碟她没事吧--”方玲哭哭叽叽地--

“志文,你快打120”

“好!!!”

看着灵聪眼圈都红了,眼泪不停地往下流,钟志文预感到了事情很不妙--

“小碟,都是我没照顾好你!要不是我贪睡,你也不会儿--”

方玲嘟嘟囔囔地,一脸自责,痛苦不止。

“她吃了什么药吗?”

“安眠药,你看!”举起手上的瓶子,哭道“一瓶子,也不知道吃了多少?100片呢!!!”

“吃多长时间了???”

“不知道啊!12点多时我们还在一起没事呢,后来她说要睡觉,就把门关上了,要不是你叫门,我和志文还不知道呢?!!!”抹了把眼泪,自责道:“都怪我!!!明知道她心情不好,还那么心大--”

“坏了,现在都快四点了--”王林指着自己的手表,脸都变色了,叫道“看样子少说也得三个多小时了!!!”

“你闭嘴你!!!”

指着王林,像头受了伤的雄狮,吼着--

“我就是分析一下,也没--”

“人家王林说得也有道理-

“她没事儿,我一定不会让她有事儿的!!!”

说完

拍着自己,全身拍,很用力,叫着:

“神力哪儿,都去哪儿了,怎么不出来了--”

透过衣服都能看见手掌留下的痕迹--

灵聪疯了一般,方玲也吓坏了,伸手想拉住,但根本没机会--

“啊啊啊!!!”

灵聪大叫着,一头扑到小碟身上,嚎叫着“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儿的--”

灵聪使出了吃奶的劲,又是按又是--

“小碟,啊!!小碟--”

方玲一下扑到小碟身上,捶打着自己,痛哭不止--

“救护车怎么还没到呢???”

灵聪大嚷着,不停地抓着的头发,眼泪都快流成小河了。

“少说也得个十分钟能来!!!”

钟志文大胆地假设着。

“心脏复苏好像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试下人工呼吸吧!!!”

同别人相比,钟志文此刻还是头脑清晰的,提出了这个方案。

“我--”

王林话还没等说完,就见灵聪的嘴已经过去了,一下又一下,也不知道多少次,只看见额头的汗珠噼里啪啦地往下落--

“这怎么不见效啊!!!”

“嘘!!!”

方玲瞪着老钟,给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给教授打个电话吧?怎么也要通知他们的??”

王林一面说,一面拨通了叶绍文的电话--

电话那端的常江子大哭着,早已方寸大乱,叶绍文心里也很急,女儿突然病得很严重,虽然王林没说有多严重,但教授预感到:应该是有些危险,为了平复爱人的情绪,硬挺着安慰自己的老婆--

“教授确实厉害啊!!!”

王林心里暗自佩服叶绍文的临危不乱--

“王!!!一会我们去哪儿--”

听王林说已经叫了救护车,叶绍文就意识到了应该直接去医院--

对于叶教授,王林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越是紧急的时刻,越是不乱,总能有计划地做事--

暗自得意着“好在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了!!!”

王林非常肯定地告诉教授可以直接去校医院,而且还提醒教授提前打电话给成圆成院长,毕竟是急救,争分夺秒才是最要紧的--

钟志文默默点着头,不得不承认有些佩服王林,他总是能想到下一步--

人工呼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传奇,叶小碟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挑一下--

“小碟,我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不是想和我在一起吗,我答应你,我真的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哪也不去了,就陪着你,真的,我发誓!!!

即使我们是亲--人,那也没关系,我什么都不管了,真的,我保证!我发誓!!”

抽搭着鼻涕,灵聪赌咒发誓地--

方玲嘎巴着嘴,嘟囔着“早干吗去了!!!不是因为你小碟能--”

还想说些难听的,被一旁的钟志文制止了。

“亲人,什么亲人???”

王林听得真真地,想了半天也没明白灵聪话里的意思。灵聪哭成了泪人--

抱着叶小碟不撒手,泪水与汗水混在一起,沾湿了那床洁白的印花的毯子--

“小碟,你动了吗?”

“醒了吗?”

方玲大叫着,几个人聚到床边--

“哪儿动啊!!!”

相互望着,失望地摇着头--

灵聪也感到纳闷,明明感觉有人拉了一下自己,可看小碟的状态都不如刚才了,脸色白得更渗人了--

“幻觉,一定是幻觉!!!”

握住小碟的手,亲吻着--

“ビーボー、ビーボ”

救护车的鸣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