笫七章 旅途的开始

付政与叶落雨终于见面了,只是所处的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

“呀,这里怎么有一位美丽的姑娘,有兴趣和在下一起欣赏一下这彼岸花”

“好啊,那公子莫嫌我冷淡才行”

“不嫌弃,不嫌弃有佳人相伴,我怎么会嫌弃呢”

突然两个人十分正经的拱手拜礼。

“夫人好久不见”

“夫君好久不见”

身后的两个人,不,应该说是两只鬼。

“我们两个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两个团聚了,那位大人说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到了时间我们两个会来接叶落雨”

“那边多谢两位鬼差大哥了”

付政和叶落雨两人漫步在彼岸花中。

“你和玉公子做的什么交易”

“没什么只是失去五百年的自由而已,还有当初你瞒着我还不让他告诉我”

“那是为你好”

“那我也也是为你好”

“你差点把自己搞得魂飞魄散,因为我我觉得不值得”

“可我觉得值得,就算魂飞魄散又如何”

“所以啊,我换回你我也觉得值得”

两个人安静的下来,就这个样子一直慢慢的散步,付政突然问了一句。

“落儿,你当时是怎么认出我的你还在世的时候,你的眼睛可是看不见的”

“遵循心中的呼唤,而且我们是结发夫妻感应到了大致的方向玉公子用了一个小法术,我便找到了你”

“看来我们还是心有灵犀的,那便多谢夫人了”

时间就是这样不在意的时候,度日如年,在意的时候转身即逝。

两位鬼差出现在二人身后:“叶落雨时间到了,该回去的”

“我知道”

“我该走了”

“听玉公子说两个人一起渡过奈何桥,下一世也可以成为夫妻,我在那里等你”

“放心,在此期间我会看好他的”

玉笙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倒是把两个人吓得一跳。

“而且我们会常过来的,他还是可以过去看你的,毕竟你家夫君也不是普通人的”

“那便多谢了”

“夫人,上一次我走,回来之时没有看到你这一次你可不能失约呀”

“好,我等你”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这也许是两个人最好的结局吧。

从地府里出来之后,玉笙寒和付政两个人便踏上了旅途。

“阿玉”

“嗯”

玉笙寒一脸诧异的看着付政:“你刚刚叫我什么”

“阿玉,啊有问题吗”

“有,如果你再这样叫我,我把你扔到对面的河里去”

“我总不能一直叫你玉兄吧感觉怪身份的”

“那你可以叫我主人,我不介意”

“额……我介意”

“要不我以后就叫你笙寒吧”

“随便”

“那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不过怎么感觉这个名字有点像叫一个女孩子的名字”

不过就在他正在纠结名字的时候玉笙寒已经走远了。

“喂,笙寒,你别走的这么快啊等等我啊”

但是玉笙寒并没有停下来,嘴角微微一笑。

“看来,我的旅途会有趣很多”

而后面的付政,还在大声嚷嚷不过玉笙寒并没有阻止,而他用的一个小法术,使付政怎么追也追不上,也许对他来说这也不失为一种兴趣。

好不容易付政追了上去,但是玉笙寒居然停坐在一间茶馆喝茶。

付政赶紧坐下,玉笙寒递了一杯水给他,付政直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你怎么走得这么快,我怎么也追不上”

“一个小法术而已,要学吗我可以教你”

“去你的,我为了追上你累得要死,你去拿一个法术戏弄我”

玉笙寒用着不紧不慢,还有点冷淡的语气说:“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我哪敢,你可是大爷呀”

“好了,喝点水喘口气吧待会我有些礼物要送你”

“什么东西啊”

“等你把气捋顺了再说,从你成为我的奴仆开始你便不再是普通凡人了,你拥有无限的寿命,还有强大的法力”

“那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寿命变长了,我可以理解但强大的法力我没感觉到”

“我没给你修炼法诀,你感受得到才有鬼”

“这样啊”

“前面一百里处有一个驿站,今天就在那里休息吧”

玉笙寒抓住付政的肩膀,脚下面出现一个法阵,直接将两人传送了过去。

“笙寒这个法术这么好用,什么时候教教我”

“知识是最基本的,等你达到一定境界你自然就会了”

晚上,客栈房间中两个人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玉笙寒手中出现一把全身是红色的的剑。

“这是灭灵剑,可以用来斩灵以后遇到的事情会用到他的”

“为什么要斩杀灵”

“人生好坏,灵也同样分好坏有恶灵,还有愿灵”

“问一下,这个恶灵还有怨灵有什么区别”

“不是怨灵,是愿灵,愿望的愿,而你的妻子就属于愿灵”

“而我们要做的,便是渡灵而愿灵可以渡,但如果是恶灵能渡就渡”

“那如果渡化不了呢,直接杀了吗”

“没错,即使生前有再大的怨恨再冤枉,也不能心慈手软明白吗”

玉笙寒又从手中变出一个玉牌子

“这个上面有修炼法决,还有所有的注意事项,好好练别去杀灵反倒被人干掉了”

说完玉笙寒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些似乎又变得安静下来了玉笙寒总是喜欢找到开启窗户,可以看到月亮的房间。

“今天的月亮还是一样的美,有那个家伙在我身边,我想我不会太孤独吧,不过这家伙的老神经就是跳脱啊”

又是新的一天,又是新的开始这是唯一不同的是,接下来的旅程玉笙寒不再是一个人了。

“早啊,笙寒一大早就起来了不再多睡会吗”

“对于我来说,睡眠可有可无,你呢?为什么不睡会儿”

“习惯了,毕竟我之前是将军嘛,如果我懒,那我还打什么仗”

“这样啊,那就收拾一下我没有离开了”

“去哪儿啊”

“去找有灵的地方,渡化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