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付政,是一个流浪街头的乞丐。

叶落雨,一个双目失明的盲女。

两人似乎是命运中的相遇,也是命中注定。

付政已经不记得自己乞讨了多少天了,每天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看着不是同情就是嫌弃,不过已经无所谓了,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就这样过一生吧,感觉也不错。

“嗯……”

付政在一间破庙中上了一下懒腰。

“今天似乎又是美好的一天,我该去工作的”

付政哼着自己的小调走到自己的一棵桃花树下,而桃花正盛开着,然后拿出一个破碗缓缓躺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本以为这样无聊的日子会伴随他度过余生只到一个姑娘,向他投了几枚铜钱。

叶落雨有一双很美丽的翠瞳,那是一种纯粹的美,付政第一眼看过去时,便注意到了可惜有色却无神。

“盲女”

付政这样想的也是这样问的。

“难道盲女就没有的施舍的资格吗”

叶落雨这样的回答,虽然语气平易近人不骄不躁,但还是使付政有些尴尬。

等到付政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刚想追上去道歉时,叶落雨以消失在人群之中。

叶落雨虽然是大家闺秀,却因幼时发生意外而导致失明,原本性格开朗活泼的她,逐渐变得沉默寡心中的灿烂人生,也随着双目的失明失去了色彩。

谁能想到本不轻易出门的她,竟然被付政哼的小调给吸引了,那曲调和的悠扬轻松,但她却从这其中听出了无限的孤寂和落寞。

叶落雨很好奇,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让他如此落寞寂寥,才能哼出这样的曲调。

第二天再一次,出现在付政“工作”的地方,这一次听付政哼的小曲。

“姑娘可是看不见”

但这句话说出口,却让叶落雨很不开心,从那次意外之后她对自己的眼睛就非常敏感,也没有多想拂袖而去。

付政以后她再也不回来了,而这一次的相遇只是惊鸿一现,可能对于他来说一辈子都忘不掉。

自那天以后,叶落雨却每天都会来到付政乞讨的地方,却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的听完付政哼的小曲,留下不多也不少的银两,便离开了,每天亦是如此。

日复一日皆是如此,付政还想要问些什么,但她从来都不说只是静静的听完。

回到自己的破庙,付政回想起每天的日常。

“或许他听出了我心中的落寞吧”

叶落雨每天都会到特定的地方,等待着,也只有叶落雨到的时候才会响起他熟悉的曲调,而这群似乎是专门,哼给她听的。

在这个过程中,叶落雨发现他们的曲调开始,慢慢的少了那一份孤寂落寞曲中的忧愁也开始逐渐减少,他发现付政变了亦或者是她自己也变了。

“姑娘每天都得这么照顾,让我受宠若惊啊”

付政像往常一样哼唱完自己的曲调之后便与叶落雨闲聊起来,现在的她比以前有了耐心,但不会回应,也不会离开。

“所以我想告诉姑娘一个好消息”

付政知道叶落雨不会回应他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是遇上什么好事了”

除了上一次相遇,这是叶落雨第一次回应他的话语,她的声音很温和,这令付政十分的惊讶,甚至欣喜若狂,但却很快被他死死的压了下来。

“姑娘怎会知道”

“你刚刚有说过是一个好消息”

付政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脸上露出微笑。

“原来如此”

“你的曲,变了”

叶落雨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时内心是怎么样的,他喜欢听他的曲调,因为他的曲调中的忧郁让她感同身受,可是这种惺惺相惜却在逐渐消失。

“我要走了”

“还会回来吗”

“我想会的”

“那为什么要走”

付政注意到当他说出那四个字时,叶落雨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他注意到了,但她未必知道。

“是这样,在下遇到了一个姑娘,他的眼睛十分美丽,而且还可以听出我曲调中的忧伤,我爱上了这位姑娘,可是那位姑娘的家人因为我配不上她,也对一个一个行乞之人怎会配得上那样的大家闺秀呢,这很让人烦恼”

“那为何,不告诉她你的身份”

“护国大将军吗,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付政笑着又用蔼可亲的口气说出来,而眼睛却盯着眼前这伍让他心动的姑娘。

叶落雨又问:“那为何说是好事”

付政笑道:“我可没说是好事”

叶落雨回想了一下刚刚的对话,的确他只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但不代表是好事。

“可是你的曲可不是这样说的”

付政笑道:“那是赠与姑娘,感谢多日来的长久照顾,姑娘眼盲未必是心肓,就如同姑娘一样姑娘,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心却明亮的很,而在下眼睛虽然看得见,但心却盲了沦落为乞丐,浪费这大好时光”

叶落雨怔了好久,突然听到付政起身的声音急切的问到“现在就走吗”

付政笑着还是那样没心没肺“是啊,毕竟时不待人嘛”

“等等,我可以问问那个姑娘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她啊,我可是打听了好久”

“叶落雨”

叶落雨骤然转身,欲伸手拉住还在身后的付政但却落了个空,不论是曲声还是笑声都没有……

人群人来人往,而叶落雨在人群中站了好久,才缓缓回去不过他发现身上多了一样东西,头上多了一个精美的玉簪。

之后每天她手中总会握住那个玉簪,似乎总是在等待着谁又是一年的春天。

这位美丽的姑娘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在下心悦姑娘已久,不知姑娘可有婚配,可否愿嫁。”

叶落雨面朝声音来源的方向温声回答。

“不曾,那将军以什么为聘”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百里桃花许你我两人一生一世,白头偕老”

“可我眼盲”

“但是姑娘心不盲,姑娘如一道光一样照亮了我的黑暗”

桃花飘落十里红妆凤冠霞帔,惟愿执子之手,与卿相濡以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