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花魁

玉笙寒和付政两个人来到了扬州。

“这里可真是热闹啊”

“当然了,扬州可是四通八达的是经商要地”

“这样啊,你对这里很熟悉吗”

“来过几次”

两个人来到一座名为风花雪月的青楼,而付政却有一些尴尬了。

“笙寒,你别跟我说你来逛青楼,你要说是我觉得扭头就走”

“我只是跟着寒璃灯的指引来的,而且我找的方位没有错”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这个要是让落儿知道了,她还不杀了我”

“你们那么多话走了”

“不行,我得开个隐身术”

就这样两个隐身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来到了这座青楼的后院。

“大致是这个地方了”

“可你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啊”

“那就等一会儿吧”

玉笙寒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这个后院全是种满了紫藤花,玉笙寒刚想伸手去摘一只紫藤花,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这花开的甚好,公子何必将它折下来呢”

玉笙寒站在亭湖上,还保留着折花的动作,身后却又响起了一道冷清的声音。

“这样开着不是很好看吗”

他回头,仿佛蓦然而见五月春色里的一溪天山冰水。

那女子身着淡紫色拖地长裙,紫绸外面是一层轻薄紫纱罩着,身形窈窕有致。肤光胜雪,明眸皓齿,双眼是薄薄的单眼皮,眼尾微微上挑,睫毛纤长,透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高冷冽,双唇微微失了些血色,下巴的轮廓很优美,微微向上扬着。

多好看的一个姑娘,玉笙寒压下心中的惊叹,试探问道,“姑娘是风花雪月的人吗?”

紫玉冷冷勾起唇角:“我是这里的花魁,你说我是什么人?”

而在身旁的付政很惊讶“啊”出了声,原来她就是风花雪月的花魁,那位足不出户、极为神秘的冰山美人紫月。

“原来是紫玉姑娘,玉笙寒有礼了。”玉笙寒连忙微微倾身行礼,被她稍一转身避开。

“不知公子来这风花雪月有何事”

“并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来找一个人”

“那公子找到了吗,如果没有找到小女子可以帮忙”

“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他就在我眼前”

“公子可说的是我,可我并不与公子相识”

“在我们开启隐身术的状态下,你能看见我,就代表你不是普通人,而我大概也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那么公子到底是什么人”

“渡灵人,来帮你的”

“那多谢公子了,不知旁边的这位公子是否是我们程国的前护国大将军”

“哟,你的名气还挺大的”

“呵呵,我也不想”

“没什么,只是小女子曾经见过将军一面”

“我怎么不知道”

紫月没有做声,玉笙寒看着紫月一会。

“你这样做可是会魂飞魄散的,值得吗”

“那就魂飞魄散吧,我是来复仇的一切都值得”

“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过问,如果你有什么想完成的事,可以跟我做交易我可以帮你达成任何条件,但是你要付出代价”

“小女子谢过公子,但现在还不需要”

“我的时间有很多,这一段时间我们两个都会在你身边,放心,普通人看不见我们,当然也不会打扰姑娘你的事情”

“那边麻烦二位了”

“没有其它事的话,小女子便告退了”

说完紫月便消失在二人面前,在玉笙寒提出会议一直在她身旁是她其实是拒绝的,但却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直接告诉她,她不可能拒绝。

“笙寒,她是修行者吗,我们开了隐身术,她为什么看得见我们”

“因为她不是人”

“啊,那个难道他是妖怪”

“不是”

“鬼魂”

“也不是,她现在这种状态既不是恶灵,也不是愿灵”

“那它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她这种情况是在上一任渡灵人出现过,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

“你也是头一次”

“是啊,不过你以后会知道的,但现在可以告诉你,不管他的仇报了没有她面临的迟早是魂飞魄散”

“为什么”

“它的灵魂已经不完全了”

“那你还要帮她吗”

“能渡一个是一个吧,而且这种情况我是第1次碰到,以前只在书上看到过”

翌日晚上。

虽已入夜,但对于风花雪月的花楼之人来说,入夜才是她们一天的开始。

风花雪月一楼大堂里此刻坐满了人,有些富家子弟为了方便观看,连二楼的包间也包下来了,整个风花雪月被挤得满满当当,虽说平日里生意也是甚好,但像今晚这般热闹,那还是自开楼以来空前一次。

风花雪月的春姨几天前就放出了消息,她们花楼新来了一位貌若天仙的花魁,那容色被传得神乎其神,从没见过春姨如此自信满满的样子,想必那姑娘着实长得国色天姿。人人都想来一睹芳容,风流雅士、文人墨客、纨绔子弟、甚至还有占了大部分的花楼常客,将整座风月水榭挤得水泄不通,放眼望去,只有那偌大的水中莲花台有一片空地。

在经过好几位绝色美女表演,正常上一片沸腾最后到紫玉姑娘,轻如蝉翼的紫衣在袅袅檀香中曼舞轻摇,面罩紫纱,将她那倾城之色笼罩得若隐若现。仅那惊鸿一瞥,将她身边伴舞的舞娘们瞬间贬为尘埃。

乐声止,仙舞毕。紫玉姑娘没有多说半句话,跳完舞后便径自转身退场,留下一个孤冷清傲的身影。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层层纱幔后,众人才似反应过来一般,刹那间掌声雷动,几欲响彻整个风花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