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与君别

何云乘风起身,他的眼神让何云曦雨感到陌生,而从这一刻开始何云曦雨便知道,他不再是她的何云乘风而是程国的战神顾寒乘。

“你还好吗”

“嗯,我很好”.

“乘风,你全都想起来了吗”

“嗯”

“可以陪我出去走一走吗,乘风可能是顾寒乘刚刚恢复记忆,还有一点不适应,他们有立刻的回答何云曦雨,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

两个人走出房门,而在外面等着的玉笙寒和付政二人看到他们两个走出来,什么也没说。

而何云曦雨两个人同样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直接走了出去。

玉笙寒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希望老天爷,可以手下留情吧”

“老天爷,我觉得吧还不如我们帮他们”

“恐怕不行,因为就在昨天我已经确定了万年血人参的准确位置了”

“真的吗”

“嗯”

然后玉笙寒再一次看着何云曦雨他们离开了那个方向,只是眼中多了很多担忧。

而何云曦雨和顾寒乘两个人就这样慢慢的走着,谁都不说话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

只是没维持多久,就被何云曦雨给打破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吧”

“那么急吗,那你会来接我吗”

“会”

“因为我等不及了,越快解决那里边的事我便能越快地进行”

顾寒乘突然将何云曦雨紧紧的抱在怀里。

“而且我一定会来接你”

何云曦雨也慢慢的抱着,顾寒乘内心有些激动。

“会,我一定会回来接你到时候我便娶你”

“这个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如果有一天你负了我,那我便彻底忘了你”

“不,我保证不会给你那个机会,因为你是我的”

说完顾寒乘便深深地吻了下去,而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花,白色而又洁白的花。

早已凋零的茉莉花,再一次盛开起来两个人身在其中,如神仙眷侣一般。

而在远处一个身穿一身一白一黑衣服的两个人看着何云曦雨。

“你跟上来就为了做这个”

“突然感觉很应景,不是吗就当送她们的礼物吧”

还在热吻中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生这一切,感觉就像理所当然的一般。

“好了,我们回去吧”

“唉,我好想我的落雨啊不知道他在想我没”

“好了,等他们两个的事情办完了,就带你回去见你家夫人”

“这个是你说的啊,不准反悔”

“好”

两个人便慢慢悠悠的离开了,而何云曦雨和顾寒乘也开始享受着,这不多的美丽时光。

两个人回到了医舍,不过他们没有看见玉笙寒他们两个人,只留下了一张字条。

“我们确定了他的位置,估计又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回来”

“玉兄他们到底要找什么”

“是一种药材,很珍贵的好了,随他们去吧,我给你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好,我要吃鱼”

“没问题”

何云曦雨再一次跑进厨房开始忙碌起来,而顾寒乘也再一次坐到他经常坐的那个位置,静静的看着她忙碌的身影。

而在山中的玉笙寒两个人终于找到了他们找想找的万年血人参,不过这个药材可不是以,人参的方式展现在他们面前,而是用一个少年的模样出现在两人面前。

“终于找到你的万年血人参”

“你们两个找了我这么久,我要是再不出来,那岂不是很不给面子吗”

“不过你为什么自己主动现身,就算是我找你也还要在乎这一段时间”

“以你的实力,找不找得到我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吧,而且我有求于你总不能不现身吧”

“有求于我,不知有什么事让你求我”

“这天地间,很少有你办不到的事,渡灵人”

“看来你知道我,那就应该知道我的规矩”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我的一根根须,我想这已经够放你旁边的那位渡灵者开启最后的仙脉吧”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没办法,活了一万多年了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太丢脸了”

“说吧什么请求”

“我想让你,保住何云曦雨的性命,我知道她的劫但无法阻止只能保住她的命”

“她是我朋友我自然会保住它,不过这个请求我答应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而在一旁的付政你知道啊,接下来他的仙脉有着落了。

而已经医舍这边,何云曦雨躺在顾寒乘的怀里,望着灿烂的星空。

“明天就要离开,你要保护好自己啊,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的”

“嗯,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用十里红妆的来接你”

“我不要什么十里红妆,我只要你平平安安”

“嗯,那我就平平安安的回来接我的夫人”

“我什么时候成你夫人了?你不要脸”

然后把脸深深地埋在顾寒乘的怀里面。

“用脸换一个媳妇儿,我感觉挺值的”

“不理你了”

顾寒乘便没有在说话,只是两个人静静的这样相拥着,不知到什么时候。

珍惜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分别之时留言是让人最难割舍的。

顾寒乘收拾完一切,戴上了那个曾经的面具,又再一次回到了那一个威风凛凛的战神。

“我走了,等我平定,我一定会来接你”

“我等你,但你若是负了我,我便永远忘了你”

“昨天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忘了我”

顾寒乘慢慢的靠近何云曦雨轻轻的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记得等我回来”

何云曦雨轻轻的回答了一声。

“嗯”

顾寒乘骑着之前,玉笙寒刚不久弄回来的快马,慢慢的消失在何云曦雨的眼睛中。

而何云曦雨看着运去的身影,渐渐从失神当中恢复过来,满怀着希望,回到了医舍中,只可惜他们两个再一次相见顾寒乘确实为了,救另一个女人,而找到她。

孟冬寒气至,

北风何惨栗。

愁多知夜长,

仰观众星列。

三五明月满,

四五蟾兔缺。

客从远方来,

遗我一书札。

上言长相思,

下言久离别。

置书怀袖中,

三岁字不灭。

一心抱区区,

惧君不识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