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相处

付政还是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你看看我们的曦雨姑娘也脸红了”

“我没有”

但所有人都看得见她的确脸红了。

“好了,付政你就不要再打去他们两个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估计他们两个会因为害羞而亡吧”

“好吧,好吧我就是觉得他们两个太好玩了而已”

玉笙寒拿起筷子吃了起来,然后又说:“再不吃的话,菜就要凉了,凉了就不好吃了我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做出来的”

饭后,4个人又开始各忙各的了,何云曦雨扶着乘风在院子里面转一转,这有助于他的伤势好得更快。

而玉笙寒两个人在收拾一番后,便又进入山里不知所踪呢这间院子里又只剩下他们曦雨和乘风二人。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走着,慢慢悠悠的走着,十分的和谐但是却又多了一份尴尬,终于何云乘风忍不下去了。

“曦雨尔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是啊,自从我被我师傅捡到之后并很少出谷,除非没有食物的时候,我都会出去采购多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出去的”

“那你的师傅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他啊,医术高明而且很善良,最主要的是他保养的很好,只是他出去云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已经有三年没见到我师傅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把我忘了”

而何云曦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不禁充满的失落。

“怎么会,哪有师傅会问的,这么漂亮的徒弟的,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误的,你师傅他一定会回来的”

“嗯……,我一定会等到他回来的,乘风你可以和我一起等吗”

“当然”

只是他们两个不知道的事,他们两个的确等到了他的师傅,但是那个时候,何云曦雨并不再记得他何云乘风了。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的相处着,两个感情白痴,用白痴的方法慢慢的相处,这也许是他们生命中过得最轻松的时光吧。

一天总是很短暂,黄昏已经渐渐爬上了天空,晚霞十分美丽让人不禁感叹,而今天却又变得不太一样。

玉笙寒和付政今天并没有回来,而何云乘风有点担心他们两个。

“曦雨玉兄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不知道,不过放心吧他们两个可都不是普通人,也许是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吧”

“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突然门被打开,付政从门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顺便跟他们两个说了一句。

“你们两个不用等我们,我没有事情你们先休息吧,过几天之后我们就会回来”

话音刚落付政就是出全力冲了出去,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

“付兄他们两个真的没问题吗,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曦雨也不知道他们遇到的什么,但她知道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没事的,我们先休息吧”

两个人便纷纷躺到自己床上,但是两个人突然都回想起今天散步时发生的事情,让两个人不能入睡。

曦雨穿好衣服走出门外想着出去走走,却看见乘风也坐在院子里面。

“你也睡不着吗”

“是啊”

“那你为什么睡不着,需要我帮你看一看吗”

“不用了,只是想起一些事情而已”

“是之前的记忆吗”

“并不是”

“这样啊”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当中,静静的坐到一起。

“今天的天空很美啊对吗曦雨”

“是啊,今天的星星比平常要多上一些,再加上月亮又这么圆感觉今天的星空很漂亮”

何云曦雨看着天空入了神,并没有发现何云乘风正在偷偷的看他。

“是啊,真的很漂亮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两个人就这样,在晚上看着星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何云曦雨睡着了,慢慢的靠在何云乘风的肩膀上。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慢慢的陪着你”

说完何云乘风将何云曦雨慢慢的抱起来,送回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两个人都缓缓起来,又是新的一天只是玉笙寒他们二人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曦雨,早啊”

“早啊,不过你怎么这么快就起来了,不好好休息一下吗”

“不了,我的身体大部分已经恢复了,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忙的吗,多做一些事情有助于我的身体恢复”

“要不你还是休息吧”

“不了”

“你等一下,我先去做早膳你先等一下”

“好”

何云乘风看着何云曦雨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就感觉很温馨,好像一个妻子为自己的丈夫坐早膳的样。

有的时候平平淡淡,更能增加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尤其是当你适应了这个人就在你身边,他如果有一天突然离开你会突然感觉到不适应。

而接下来几天,两个人都是这样相处的,只是不同的是何云乘风每天都会出去钓会儿鱼,然后拿回来加餐。

至于玉笙寒你一个人中途回来过但又说要出去半个月左右,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我回来了,今天又钓了两条大鱼”

何云乘风带着一个斗笠,身后背着一根钓鱼竿,手里拿着鱼筐妥妥的一个渔民的样子,只是可惜了他这张帅脸。

(之前我忘记说了,他的面具已经被摘了下来)

“其实你不用这么样的,你的伤势刚刚好”

“没事,就这样挺好的而且我能喝喝鱼汤补补身子,不是吗说不定好的更快”

“好了,赶紧做饭去吧,我已经饿得不行了”

“好你等着,把鱼给我吧”

将鱼缸递给了何云曦雨之后,他便熟练地将所有的东西放回原位,静静的坐在可以看到何云曦雨忙碌身影的地方这几天都是如此。

只是不知道这种平静的生活,能维持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