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顾婷曼

道门建在山上,自然很少有这极为广阔的平地,大部分的建筑也都是依山而建,也别有一番风采。

而这极少数的平地,一是用来作为了演武场,二是用来建了藏书阁,三是给弟子们建了平日里的住所。

还有最后一片空地,以往是用来安置各类异兽的,至于现在则是化作了一片花海。

至于原本安置在了这里的异兽们,大多都被驱赶到了山林当中。其中不服的则是都被埋在了这片美丽动人的花海之下。

而这里,就是顾婷曼的居所,也是她平时饲养灵蝶的地方。

顾婷曼也是整个道门当中最独特的,所有的弟子们平时也都把她忽略在外,即便是少数因为她容貌起了色心的弟子,也都被灵蝶给驱赶在外。

至于驱赶那些异兽会不会招来门派的惩罚,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其中一些长老是觉得顾婷曼既然同为邪异,那这就和每次道门招来邪异之后,它们相互间争夺地盘无异,只不过这次的邪异是人形罢了。

另外一些长老觉得顾婷曼是人身,自然要比那些异兽高等,哪里有为了宗门饲养的畜生而惩罚弟子的道理。

而最关键的,能让顾婷曼被长老们如此庇护的原因,就在于她饲养的灵蝶,她所用的术法乃是她自己创立的,前无古人,后也未必能有来者。

她平日的修行和任何弟子都不同,甚至不会去大殿听长老或者是掌教讲法,只会一个人跑去藏经阁里寻找自己需要的典籍,在读完之后就回到自己平日里的住所当中。

长老们的讲法在别的弟子眼里那都是难得一遇的大好事,哪怕是抢破头都要抢上一个座位,周长越和王丹鹤自然也会到场。

顾婷曼是唯一一个不把长老讲法当一回事儿的弟子,这也使得本就与众人不同的她,又和其余的弟子们多了一层隔阂。

那些一心扑在修行之上的长老们讲法也不是为了道门能强盛或者培养弟子,而是把这当作了一种理清自己的思路,温故而知新的手段。

理清思路之后就回去继续闭关,解疑答惑全都没有,听不听得懂就看一个缘字。所讲的内容也是晦涩不明,弟子们就听个囫囵吞枣、一知半解。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玩意儿有用。

但对顾婷曼来说就不是这样了,即便王丹鹤与周长越也只是在除魔阵当中捡到的她,对她之前的生平事迹一无所知。

她之所以不常与人接触,甚至从不和除了周长越、王丹鹤以外的人说话,就是因为她出身于山林当中。

正如在众多话本故事当中被用烂的那个套路一样,她是在山中被抚养长大的,不是被猛兽之流,而是被一群蝴蝶。

她现世的时候,就是在杳无人烟的山林当中。俗话说不凡之子,必异其生。这孩子现世之时,身有异香,不少飞禽走兽,蛇虫鼠蚁之流都被吸引而来,其中也包含着蝴蝶。

这些东西被吸引来之后都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就只是静静地在原地等待。

如果有人在当时走进那片林中,他会惊讶地发现无数鸟兽就这么静静地环绕着一个仍在襁褓当中的婴儿,就像是在守护着她。

这情形一直持续到顾婷曼主动让一只蝴蝶落到了她的身上,其余的鸟兽都缓缓散去,而蝴蝶们则开始到四处去帮顾婷曼搜集维持生命的食粮和水源。

顾婷曼就是这样在山林当中长大的,但这样的日子并没能持续多久,甚至没能等到顾婷曼能够独立行走,她就被一个进山打猎的猎人发现,并且带回了家中。

把她带回去是因为这猎人看她面相不凡,又生在林中,想来有什么祥瑞气运之类的讲究,给带回家给他儿子当个童养媳。

顾婷曼当时也已经有了基础的神智,也有心想见见山林外的世界,也就没有哭喊,猎人一路安稳地回到了家里。

这猎人把她给带回家后,林中的蝴蝶们发现顾婷曼消失,先是把整座森林都给翻了一遍,发现了猎人留下的痕迹后,干脆一路跟回了猎人的家里。

在蝴蝶们赶到的时候,猎人的妻子恰好在和猎人争吵,毕竟出去一趟捡了个孩子回来这种事儿怎么说怎么奇怪。

真要是捡的还好,问题她怎么知道这不是猎人在外的私生女呢?这猎人也是那种脑袋不太灵光的,毕竟脑袋灵光的也干不出随便捡孩子回家这种事儿,被他妻子骂了半天,死活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词儿来。

这猎人的妻子对他早已心有怨气,此时也是在借机发泄,话说的越来越难听,声音也越来越高,甚至开始打骂一边无辜的儿子。他儿子倒是继承了父亲脑子不灵光的特点,被打之后就开始嚎啕大哭。

这场景给当时的顾婷曼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她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与人之间会产生这么深重的戾气,在顾婷曼忍无可忍之后,蝴蝶们从窗户当中飞了进来,阻止了女人的谩骂。

家中的三人看见蝴蝶们围绕着顾婷曼不断飞舞的样子,那当场就跪下了。元州的百姓多少都有些迷信,毕竟所谓的神鬼之事,对其他州的百姓是传说,对元州百姓那都是有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真事。

此时这一家三口就是把顾婷曼给当作了传说当中的山神,嘴里念叨的都是什么有眼不识真神,山神大人不记小人过,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生怕触犯了山神大人。

顾婷曼看到这番景象,对于生人的兴致又更少了一些,下定决心回到山林当中。猎人很快就在蝴蝶们的指引下把顾婷曼给送了回去,而在那之后,顾婷曼再也没有过出山的想法,直到被拉入除魔阵中。

少有几次出山都是为了买书,认字识字也同样是那群蝴蝶教她。这群常年跟随她的蝴蝶无论寿命,还是灵智都已经远非寻常,这也是她进入道门后,创立一门新术法的核心。

唯有通过这群灵蝶,她才能施展出自己的术法,或者换种说法,每一只灵蝶都是她的一门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