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赌注

心里诽谤了一遍,他转头过来,语气恭敬,陪着笑脸,“许总,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回吧。”

“态度不错。”

许清河突然松开,没反应过来的孙涛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别提有多狼狈了。

“狗日的许清河,你是不是故意的。”孙涛从地上爬起来,黑沉着脸。

“不是你叫我松开的?”许清河耸耸肩,装作无辜。

“我……”

孙涛脸上挂不住,放下狠话:

“许清河,蓝凡社不会放过你的!”

“是?那正好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许清河双目微寒,一字一顿道:“迟早我也会来收拾你们的。”

“就凭你?”孙涛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

他自豪的说道:“你知道我们社长是谁?”

提及自己的社长,孙涛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满身的荣誉。

前年初次参加渝城城际邀请赛就从老牌狂战推理社手中夺下桂冠,去年继续蝉联第一,而又就在前不久,成为十年来渝城第一个试训国服四大顶尖俱乐部的天才青年。

渝城城际俱乐部的年轻一代第一人:吴世杰。

未来前途无限,肩负着整个渝城逃亡者的希望。

在他看来,只是是一个渝城人,必定不会不知道这个名字。

然而许清河笑笑,“抱歉,我真不认识。”

孙涛嘴角扯了扯,真特么想打死这个比。

他见过装逼不要脸的,但没见过像他这样不要脸的。

“小萌,你知道?”许清河问。

周萌萌点了点头说道:“吴世杰,被媒体称为渝城第一人,前不久去过白星俱乐部试训,因为不甘于第六人的身份,一气之下回到渝城,离开原来的推理社,独自一人创立了蓝凡社。”

周萌萌没好气的继续说:“但是由于短时间吸引了很多投资,许多工作室都因此倒闭了,内部人员纷纷跳槽,我们工作室也是这样。”

没办法,吴世杰这个人在渝城本身就是热点,各大媒体金主的宠儿。

在投资这方面,商人自然会选择最能为自己带来利益的一者。

蓝凡社虽然成立晚,但实力强,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而且同一方面,投资蓝凡社,还可以用渝城希望这个称号为他们自身带来名誉。

一举两得,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工作室都做不到的。

因为除了他,谁也不能代表渝城。

“现在知道我们社长的厉害了吧。”

孙涛冷哼一声,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与厌恶。

许清河笑了笑,一字一顿,慢悠悠的说道:“渝城第一人,肩负整个渝城的希望,却连正式队员都当不上,有什么资格代表整个渝城?

“你!”孙涛气得脸都绿了。嗤笑道:“我们社长不能代表渝城,难道你一个初级菜鸟就能?”

“难道我有说错?”许清河摊开双手,轻描淡写说道:“身为渝城年轻一代第一人,却连职业比赛都打不上,你不觉得好笑?”

孙涛肺都要气炸了。

你那副样子算什么?

还不是装逼?

他突然来了想法。

既然许清河这么喜欢装逼,干脆利用一下。

“既然你这么说,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孙涛说。

“随意!”许清河挑挑眉毛。

“你不是说我们社长不能代表渝城?既然这样,那正好,一个月后就是渝城邀请赛,你们报名参加,但是如果你们工作室没能进入正赛,那你们工作室立马解散,萌萌加入我们蓝凡社。”

孙涛本来是想以他和蓝白社之间的胜负为赌,但转念一想,如果许清河知难而退的话,那就没意思了,所以他故意降低了一个难度。

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许清河会不会接受,毕竟守着这么个垃圾工作室,怎么可能异想天开的去参加城际邀请赛。

听完他的要求,周萌萌斩钉截铁道:“我们不答应。”

在她看来,他们没有一点胜算。

“可以,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没想到的是,许清河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听到这话,孙涛心里一阵狂喜。

周萌萌却不乐意了,低声吼道:“老板,你不能上他的当。”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许清河想着毕竟跟小萌有关,但他没打算放弃,话锋一转,目光中带着一丝祈求,“但是,你愿不愿意相信我一次?”

看情况不妙,孙涛也赶紧添油加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是啊,你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啊。”

“我……”周萌萌想要拒绝,但在看到许清河眼眸的时候,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了一会说道:“我相信老板!”

许清河点点头,继续提他的要求:

“如果我们工作室进入正赛,你必须向我亲自道歉,并且放弃追求萌萌,保证绝不纠缠。”

“可以。”

孙涛立马答应,两个人的破工作室,连推理社的资格都没有,报名都是问题,还想进正赛?

别开国际玩笑了,根本没有可能。

如果有可能话……他就直播倒立吃屎…。

不过,吃屎当然是不可能的。

相反的,幸福生活是肯定快到了。

腾飞工作室倒闭,许清河滚蛋,萌萌来她们蓝凡社,近水楼台先得月,得到的倾心只是时间的问题。

想想都美死了。

“不过……要是这家伙反悔怎么办。”孙涛瞥了许清河一眼。

装完逼却后悔的无赖他见得多了。

空口无凭的,最好还是立一个字据。

“字据就不用了,你放心,我肯定会让你失望的。”许清河懒得动手。

孙涛也不想逼他,万一反悔了怎么办。

“这可是你说的,希望你别反悔,否则……”孙涛直视着许清河的眼睛。

“否则怎样?”

许清河嘴角勾起一抹饶有兴致的笑容来。

“否则,蓝凡社会让你身败名裂,从此退出逃亡者。”

孙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是?那我非常期待。”许清河没有生气,脸上反而带着和煦的笑容。

“你……”孙涛甩甩手,“咱们走着瞧。”

“慢走不送啊。”许清河大声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