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三泽塾

待得祝珏总算拦下发飙的麦野沈利时,先进状况救助队的驱动铠已经所剩无几了,原本足以装备螳螂一方半数人的驱动铠,现在只剩下了个位数。

再看麦野沈利,她依然抱着肩膀一副“老娘很不爽”的模样。对此,祝珏只得是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过当下除了能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外,她也没什么其他的好办法可以惩治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虽然驱动铠没剩下几台了,但剩下的事情依旧要解决。经过云川芹亚的报告得知,目前仍然有两支暗部势力在与己方对立,一支正在拆他们抛弃的老窝,而另一支不知名暗部多半正在向他们这里赶来。

留给螳螂战后整备的时间并不充分,思考一小会儿后,祝珏开口道:“level3以上体能良好的先不要休息了,将这些剩下还能用的驱动铠全部调整为无联网自动驾驶模式,然后跟我来。”

无联网自动驾驶模式是驱动铠的一种自带行动智能,开启后驱动铠可以在不需要驾驶员的情况下,不连入操控网络进行作战与定点警备,不过驱动铠的反应会相应降低一些,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外部操控黑入驱动铠,导致己方阵脚大乱。

在祝珏发出作战命令后,还能行动的十二名level3强能力者、绢旗最爱与仅存的八台驱动铠组成了一支不伦不类的作战小队,跟随祝珏率先离开了先进状况救助队的这个残存总部,她决定带一部分人去拦截一波,为其他螳螂人员争取一部分时间。

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有了些许晨光,目测约早上五点左右的样子,而在这个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早晨,学园都市却意外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街道两旁的霓虹灯全部由显眼的赤红色代替,各种警告禁止外出的提示随处可见。统括理事会对外发不出了一则子虚乌有的病毒爆发通知,他们将学园都市各学区尽数封锁,原本喧闹的街道,此刻冷清的可怕,只有一队队的全身武装的警备员与数量众多的真枪实弹的不知名部队在到处排查着什么。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声剧烈的爆炸在第七学区的上空传了出去,但那些负责排查的警备员与不知名部队却根本没有过去查看的迹象,反而退得老远,似乎根本不打算掺和那边的事件。

这阵骚动正是祝珏一方搞出来的,她自第十八学区带着一支临时组成的队伍回到第七学区进行拦截后,很顺利的就遇到了情报中侦查到的新敌人——迎电部队!这是一支与猎犬部队有些相似的暗部,不过整体素质却并没有那么高,迎电部队的武装还比较偏于轻装步兵,并未配备单兵火箭筒之类的高杀伤性武器。

“leader,Group也动了,正在快速朝你们交战的方向赶过去。”祝珏目前正在指挥着自己手下为数不多的能力者与驱动铠跟迎电部队开展的火拼行动,却不料刚开打没一分钟,抄己方老家的Group竟然也朝这边赶过来了。

这算是对方猜到了自己的行动方式吗?不,自己的行动自始至终都在亚雷斯塔那个家伙的眼皮子底下,所以根本没必要猜测。

本打算逐个击破的己方目前已与迎电部队进入到了缠斗阶段,现在谁退下来就是谁被伤得惨重,如果退一路回到先进状况救助队总部与己方剩余人手汇合,那这一路上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部下。

但待下去敌方的增援就要到了!怎么办?思考了约十秒后,祝珏果断了下了一个令在场众人都有些费解的命令:“所有人,撤离至第七学区三泽塾!”

螳螂在场的成员脑海里统一响起了祝珏发号的行动方针,不过他们大多对此很不解,按道理来说,如果是需要找个建筑物打据守战就在附近找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还要退个几公里专门跑到三泽塾去呢?

这些人自然不知,按照魔禁的发展来计算,目前的时间线十分靠近原作中的三泽塾事件了,而那里正巧有着一把很不错的“刀”可以借来用用。

已牺牲四台驱动铠作为撤退的代价,祝珏带着自己的剩余的部下与一大票迎电部队的人马来到了她刚刚所选好的撤退点——三泽塾。

跟其他的地方一样的冷清,这里目前并没有什么人的样子,但祝珏知道这些都只是表象,真正的现实是这栋名为三泽塾的补习班已经被原罗马正教的隐秘记录官奥雷欧斯·伊萨德定为了要塞,并,在里面设置了无数陷阱来阻挡外人入侵。

“大将!这里超空旷,还不如在街区的时候随便找一栋建筑防御呢。”绢旗最爱跳着脚的向祝珏提议道。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现在所有人跟我向上移动,不要坐电梯,只走安全通道。剩下的驱动铠在大堂留一架其余三架统统通过电梯转移到上层去。”

搞不懂祝珏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场的所有人只犹豫了几秒钟,便开始有序的跟随祝珏爬起了楼梯来。

迎电部队的成员自然也看到了螳螂一方撤入三泽塾的一幕,但是他们并没有急着行动,反而是等到与Group汇合后才包抄着进入了其中。

鬼鬼祟祟的分成小分队破门而入后,一台变形成为炮台的驱动铠第一时间映入到了他们的眼帘之中,紧接着就是在他们的面前火光爆闪,以最快速的方式倾泻着它的火力。可惜这种驱动铠毕竟威力有限,一台还不足导致敌方出现什么严重的状况,只是出现些许停顿后,Group与迎电部队成员们便满脸不屑的将之解决掉,继续突击了进去。

与之同时,三泽塾顶层。一个皮肤白皙,染成绿色的头发梳成大背头,身穿意大利制的纯白西服与高价皮鞋的人,微微皱着眉头的看向了落地窗外的远方。尽管一楼的瞬间骚动与他有十几楼高的距离,但却已经令他感觉到了烦躁。

甩手将原本握着的红酒砸在墙壁上,他面色不善的转过头来朝着门外行去。

ps:最近各项数据接连掉落,但我也很无奈。不过好消息还总归是有的,明日起本书恢复每日两更,更多久不确定,总之必然会努力写完写好。觉得慢但喜欢本书的同学可以收藏然后坐等完结,喜欢追更的催一催我也可以,但是我这个属性为蜗牛的家伙再次先道个歉吧,反正我就是写的非常慢,对不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