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认为占了大便宜的芙兰达,洋洋自得的把自己每天五小时的支配权“卖”给了祝珏,以八千万这个看似很多,实则在对方眼里压根就不怎么在乎的价格。

看着在原地一副因为捡到便宜喜不自胜的芙兰达,祝珏没好气的道:“好了好了,快去取你的钱吧!”

“那你呢?”

“我?我去看看自己的新房子。”本来祝珏也是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的,不过话题一谈到这儿,刚好给了他提醒。

“新房子?我也去我也去!”

“你不是很着急你妹妹吗?”

“也不是特别着急啦!那个小混蛋从小就不听话,年纪轻轻就自己折腾出了一生病,结果成天只知道给芙兰达找麻烦,在让她受两天苦头吧。”芙兰达的表情与话语,让祝珏感觉对方这是在真情流露。

之后在芙兰达的不断催促之下,祝珏无奈的答应了她。反正以后也是一伙人了,让对方来认认路也没什么问题,这样想着,祝珏照着居住证明上的地址,与她一同来到了他的新家。

不多时,两人到了地方。与学生们的公寓不同,这是一处高级住宅区,周边配套繁华且商业设施齐全,小区的环境也属于是顶级的,在第七学区这种地方,这样的房子肯定没几处。

与芙兰达的惊讶相比,祝珏还勉强淡定着,尽管他前世也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但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相信亚雷斯塔不可能给自己一处狗窝将就。

走入公寓时祝珏被前台拦了下来,在出示过自己的证明后,他很快办理好了简单的入住手续,然后带着芙兰达来到了电梯间。前世没享受到的独立入户电梯,也让他好好体验了一次,全程指纹识别系统既安全又轻松,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出了电梯后直接是自己的家,走出电梯门的一瞬间仿若来到了天堂般!看着眼前主现代风格的宽大复式空间,不仅仅是祝珏本人,芙兰达也彻底的惊呆了。

用美轮美奂这个词来形容祝珏的这处住宅再合适不过了,卧室、起居室、客厅、厨房、卫生间统统经过精装修,每个角落都展现着无与伦比的细腻,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分明就是神仙享受的华宅啊!

芙兰达不知什么时候口水都已经要流下来了,她看着那整体看上去素雅的客厅,主体以白色系为主调。电视不是一般的大,坐在白色的真皮软沙发上观影,肯定能得到身临私人影院般的享受吧!

“洒家这辈子值了!”激动的说完,祝珏满面红光的走到沙发旁便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什么是豪的生活?这就是!

芙兰达则带着羡慕与嫉妒的眼神在家中到处探查着,似乎要寻个究竟,看看这里到底豪华到了什么地步似得。

“喂喂喂,十六夜,你也太奢侈了吧!结果这样的生活就你一个人享受,未免太浪费了,恩,太浪费了。”大概又过去了几分钟后,芙兰达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待她刚喘运了一口气,便立刻带着酸味嫉妒的对祝珏开口道。

“随你怎么说,反正谁嫉妒谁心里知道。”将腿搭在简约款大理石茶几上,祝珏慵懒的说道。

此刻他的形象简直和一个暴发户没什么两样,一边喝着自己才从对开三门混冷无霜冰箱里拿出来的鲜橙汁,一边播着面前82寸4K电视,满脸上写着的只有满足二字。

芙兰达现在嫉妒得都想要咬手绢了,她非常的嫉妒也非常的好奇,这种家伙到底是抱住了哪条大腿,才能有这么棒的房子住啊!?想不通的她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不多时,一个自认为非常骚的操作,被芙兰达提了出来:“呐呐,十六夜,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真的太浪费了。这样吧,我每个月给你房租,然后你把其中一间租给我,怎么样?”

“好啊!”祝珏痛快的答应了。

见状芙兰达不由在心底暗自鄙视起对方来。果然,没几个男的可以抵挡与芙兰达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诱惑!

然而在芙兰达的笑容还未舒展开的下一秒,就听祝珏又补充了句:“月租就收你二十万日元吧,交二压一,没问题吧?”

“你怎么不去抢!!?”捂着因为表情激烈变换而有些抽搐的脸庞,芙兰达气愤的说道。

“黄金地段,高层跃式,不仅是精装修拎包就住,而且物业恐怕也是这第七学区首屈一指的。另送厨房、浴室、换衣间、洗漱间、起居室等多项功能,超大阳台供你尽情眺望学园都市的清晨与繁夜,二十万,真的很贵吗?”抖着翘起二郎腿的那只脚,祝珏嘚瑟的说道。

“你,你就不能看在芙兰达可爱的份上,便宜一点吗?或者,干脆别要房租了呗,结果这么大你一个人又住不过来。”芙兰达厚脸皮的说道。

“那你能不能也看在我如此温柔的收留你的地步给我生俩孩子啊?或者,干脆怀孕后的一切护理、生育,包括孩子出生后的种种抚养问题,也给我全免单啊?”祝珏反问道。

“你,无耻、卑鄙、变态、流氓、三流小说主人公!”见被反将一军还被占了便宜,芙兰达当即陷入大暴走模式,但在她冲出去两步后,看着笑吟吟的祝珏又不敢再靠近了。

差点忘记了,面前的这个讨厌男是个干架超厉害的角色,就算再来十个自己,也完全打不过他。颓然的坐在沙发上,芙兰达鼓着一个可爱的包子脸,气鼓鼓的生起了闷气。

看着她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那副表情非常的好认,完全是在无声的呐喊着“快来哄我”的意思。

“好了好了,逗你的,你愿意住就住吧。”搔了搔头,祝珏重新站起了身来继续道:“你住楼下还是住楼上?”

“刚刚明明说了那么过分的话,结果你认为我还会敢安心的住进来吗?”捂着自己胸口的位置,仿佛被某人占了便宜一般,芙兰达继续得寸进尺。“我要给麦野打个电话,让她和理后来一起陪我住!”芙兰达继续在帮祝珏做着神助攻,只是她个人却完全不知道。

果然年龄小就是占据天然的优势啊!无论是对方还是自己。这样想着,祝珏继续做无奈状的回道:“随你吧。”说完,他便率先离开了客厅,寻了一间一楼的卧室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