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黑质而白章

竖一愣,仔细着余会非,随后笑道:“原来是局长大人到了,失敬失敬。”

然后竖话锋一转道:“点那个废物,竟然没能拦住你。”

余会非道:“别废话,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竖哈哈大笑道:“局长大人,我们是什么人,以后您就知道了。至于现在么,您还是退下吧。”

余会非哪能退下呢……

他刚要问什么,就听身后传来一片惊呼声:“蛇!好多蛇!”

余会非猛然回头,只见一群碧绿色的蛇如同浪潮一般不远处滚滚而来,几个反应慢的士兵直接被蛇群吞没,口吐白沫,当场惨死。

“这边也有!”一名土匪惊呼。

跟着大家发现,四面八方竟然都有蛇,蛇的颜色也是五花八门,青色的、白色的、黑色的……

蝮蛇、竹叶青、原矛头蝮蛇、五步蛇、金环蛇、眼镜蛇混在其中!

看得人们头皮发麻,手持热武器的民国士兵尚且搞不定,这些手持冷兵器的古代人就更扛不住了,一个个的被蛇群追的无比狼狈,四处奔逃。

一阵口哨声响起,余会非猛然转身看去,只见竖正撅着嘴吹口哨呢。

余会非眉毛一挑道:“是你在搞鬼!”

说话间,余会非直接冲了出去,拎着平底锅腾空而起!

“嘘……”

口哨声变得尖锐起来。

下一刻,十几条蛇窜上空中咬向余会非。

余会非的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挥舞了起来,手里的平底锅仿佛带起了残影一般,同时出现在十几个方位上!

只听叮当之声不绝于耳,那十几条蛇被平底锅一顿乱拍,当场脑袋崩碎,惨死在空中。

余会非则势如破竹的冲到了竖的面前!

竖刚反应也是极快,转身就跑。

余会非怒道:“哪里跑!”

听到身后的呼喊声,竖突然回头笑道:“余大人,您还是和我的宠物玩一会吧。”

下一刻余会非脚下炸开,一条大蛇破土而出,一口咬向余会非。

余会非一个不查,直接被大蛇一头吞入腹中……

竖则一个纵身跳上了蛇头,站在蛇头上吹着笛子。笛声急促,蛇群越发的暴躁,疯狂的扑杀向在场的所有人。

就在这时,明朝的盔甲男掏出一个袋子喊着:“这是雄黄粉,大家将它洒在四周,应该可以抵挡一阵子。”

众人一听,立刻接过雄黄粉,在四周洒下一个圈。

果然,蛇群靠近雄黄粉后就停了下来,一个个的环绕着雄黄粉圈,吐着信子,一双双眼睛阴森森的看着众人。

看到蛇群停下了,众人也松了口气,但是眼前的局面,又该如何破局呢?

“诸位,虽然不知道你们来自什么地方。但是眼下的局面,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不能团结一致,这次怕事都要交代这了。”一名元朝的汉子道。

“兄台说的有道理,只是……眼下该如何破局?”宋朝人。

明朝盔甲男道:“这位兄台,你们用的可是神机营的火铳?射程似乎更远,更精准。”

大帅瞥了对方一眼,皱眉道:“狗屁的火铳,那玩意和我的枪比起来,烧火棍都不如。这是枪,百步之内,杀人如杀鸡。”

大帅说话间瞥了远处的竖一眼,同时将腰上的手枪用衣服盖了起来。

盔甲男低声道:“那应该,也是枪吧?可能杀他?”

大帅微微点头:“能。”

盔甲男笑了:“我们兄弟给你争取时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大帅张嘴就骂道:“合作?不可能的,老子一放大帅,岂能和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土著合作?不存在的!”

盔甲男大怒:“无知废物,既然不能合作,要你何用。雄黄粉是我的,你们给我滚出去!”

锵锵……

明朝士兵刀光闪烁!

大帅那也不示弱,一群士兵举起枪来对着明朝士兵。

元朝人喊着:“诸位,现在这局面,不宜内讧啊……”

就在这时,盔甲男一个健步来到了大帅面前,抬手就是一刀!

大帅躲避不及,只能一头撞进盔甲男的怀里……

就在大家以为他们要火拼的时候,大帅掏出手枪,从盔甲男腋下探出枪头,对着远处依然在骚包的竖,就是一枪!

砰!

竖前一刻还在看戏呢,在他眼里,这些古人和猴子无异,完全没当回事。

结果却忘记了,哪怕这些人是古人,但是他们并不是傻瓜。

恰恰相反,能够被他们引来的,不是绿林好汉,就是久经战阵的士兵和盘踞一方的强豪。

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

关键时刻,几句话,几个眼神,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思,一场烟雾弹的局瞬间就布置完成了。

枪声响起,竖闷哼中后退,然后一个转身从蛇头上的装逼位置,跳到了大石头后面。

大帅再想补上一枪,已经来不及了。

“雄黄粉开路,冲过去,杀了他!”明朝盔甲男大吼一声,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他所带来的士兵,竟然人手一袋子雄黄粉!量大管够用!

显然,这盔甲男来之前,已经预料到这里可能会遭遇蛇群了。

所以,准备无比的充分。

大量雄黄粉洒出,蛇群退避……

蒙古汉子掏出火把,配合驱赶蛇群。

其他认挥舞着刀兵已经先一步冲了出去。

尤其是那些绿林汉子,本就是刀头舔血的人,一个个的凶悍莫名,又注重义气。

自家兄弟死在竖的手里,如今抓到机会,自然不再犹豫,操刀就上,一副拼命的架势。

这群人越国人群,翻过一块大石头,跳了过去……

然后就听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以及一些人的大叫:“别过来!”

几乎是同时,笛声再次响了起来。

然后众人就看到一条黑质白章的蛇从石头后面爬了出来……

看到这条蛇,大帅不以为然的道:“不就是一条蛇么?有什么好怕的,上!”

“别过去!”后盔甲男一把拉住了大帅。

大帅怒道:“这个你也怕?”

盔甲男道:“黑质白章,这是……银环蛇。”

大帅一听,身子一颤道:“奶奶的,这就是那号称永州第一毒蛇的银环?不过就算是银环,又咋了?又不是没吃过!”